快乐阅读

老古话





  老辈人有一句老古话:"出门看天色。"要是望见山上雾岚重重,老辈人说不定会再来一句老古话:"山戴帽,大雨到。"接着就去准备雨具。
  这里所谓的"老古话",就是"气象谚语"。在还没有气象预报之前的漫长岁月里,老辈人靠它预测阴晴雨雪。

  老古话大多以自然事物或现象作推测。比方"蚂蚁搬家,有雨要下";"燕子擦地飞,春夏雨霏霏";"鱼吹泡泡,转眼雷暴"等等。这类耳熟能详的老古话,几乎谁都可以说上几句。

  还有一些是与农历日期相关的。如果连日阴雨,逢七(农历初七、十七或廿七)那天突然放晴,那么,不到"九"的一天又会下雨,这叫"七晴不过九";相反,连续晴天,逢"七"的一天下起雨来,或者连日阴雨,"七"的那天还在下,则往往次日可望雨止转晴,这叫"七死八活九晴天"。还有什么"初一下雨初二晴,初二下雨永不晴";"上半个月看初二,下半个月看十六"等等,这些"全年通用"。不过,也有具"特异性"的,比方"三月三下雨,蚕死麦烂(经月阴雨)";"六月初一下一滴雨,死一条鱼(大旱)"。至于"初三日头初六雪,初六不下雪,抵过六月节(暖冬)",说的是腊月,而且必须是近日来都是雨雪天气,初三突然放晴。如果用此语预测盛夏,就笑话了。

  还有一些与节气或季节有关。如"未到惊蛰一声雷,四十八天雨不退"——惊蛰之前闻雷必涝无疑。"端午夏至连,抄手好种田(风调雨顺)";"端午夏至朗荡开,三番大水进潮来";"晴冬至,烂年边";"冬至月初、石板冰酥(冷),冬至月中、赤裸过冬(暖),冬至月底、卖牛买被(冷)";"春霜不露白、露白要赤脚,接连三日白、晴到割大麦。"有的谚语还颇有诗意:"春雾百花夏雾日,秋雾凉风冬雾雪。"有的则又不无夸张:"(夏日)朝夜风凉,晴到重阳;重阳一阵风,晴到立冬;立冬三颗雨毛梢,晴到明年割早稻。"一年到头的晴,才怪呢。

  老古话是老辈人的经验之谈,翰如烟海,这里所举,无非沧海一粟。老古话是很管用的,但也有"测不准"的时候。比方1997年农历三月三有雨,后来却没有出现"蚕死麦烂"的结果,初四那天就放睛了。不过,这也难怪,即便是科技发达的今天,由从气象卫星数据分析出来的预报,也还有测不准的概率呢。毕竟,"天有不测风雨"。用老古话说,这叫"人会料,天会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