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老板朋友





  如今的朋友中,老板已占了不小的"份额",摆摊开店的,办公司搞联营的, 可谓五花八门,色色俱全。如果不是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作祟,打个秋风什么的,只是闲话一句的事儿。

  涛君也算是一个老板朋友了。他开了一家餐馆,大约是忙吧,起码四五年没联系了。这天他却忙兜兜跑来,七扯八扯着做生意的艰难与乐趣。最后,他又说到要买一辆轿车,还问我以为哪一种好。我汗颜了,对于这个,我是绝对的无知,连什么是奥迪什么是桑塔娜都分不清。心里不免有些纳闷:这大忙人干吗对牛弹琴浪费时间?不料他话锋一转,提到了靳。我顿悟。靳是朋友中头号大款,正经营着一家汽车销售公司,涛无疑是要我为他作伐,在价格上那个一下。见我面有难色,涛忙说,我不会亏待你的,如果合算,我必有厚报,你要什么,尽管开口!我疾忙摇头摆手,解释说我与靳从不谈及生意上的事。涛说知道知道,我知道你们关系很铁,你只要写一张纸,成不成,关系的没有。
  禁不住涛的软磨硬泡,我只得写了几句,无非是请多关照那一套。末了,我不无自嘲地幽了一默:我这样的人,居然也批条子了。

  我内心是极不情愿的。我相信,倘若涛换在靳的位置,对我的条子肯定也只会反感之极。记得五年前,有一天涛来电话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甫的人。我想了半天才回忆起来,这个甫似乎跟别人上我这儿来过一次。原来,甫自称是我的朋友,去涛店里吃饭,要求给予优惠。涛当时的口气十分恼怒:打什么秋风!我觉得很不是滋味,忽而想到了一个笑话,便对涛说,甫既然是你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就请他喝汤的汤的汤……
  己所弗欲,勿施于人。涛应该明白。可是,唉!

  次日,涛来了电话。没待我开口,他便恨恨地说,靳那家伙太抠了。我问,没优惠?他说,狗屁优惠!那几千元本来就是虚头,谁去买都一样。我无语,却听他又说,这种朋友有什么用,你根本沾不上便宜的。
  我终于笑了。我说,我不会去沾的,如果我要车,干脆要靳送我一辆,那才叫派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