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个人藏书 恕不外借"




  我喜欢读书买书,凭着些微稿酬,就攒满了四只书橱,想来也够自得其乐了。我主张"书尽其用",常常将心爱的书籍推荐给同好,乐此不疲。

  无奈如今假冒的玩意儿太多,连爱书人也有名不符实的。有些人口口声声如何如何爱惜书籍,所作所为却令人胆怯心寒。书到这种人手里,不给你弄丢了,是你一辈子的造化;就算好歹要了回来,那书也已不堪入目:封面破了,内页撕了,书中夹些瓜子壳花生衣之类是家常便饭,说不定里面还粘上一块腻腻的口香糖渣。

  A自称"正宗爱书人",一开始给我的印象良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而且,A绝不会把书搞脏弄丢。因此,我对A特别宽容,几乎是有求必应。没曾想,不知不觉中,A开始借多还少了。碍着面子,我"讨"不出口,这倒好,A"把客气当成福气",上我这儿来取书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有一次,A要一本《少年维特的烦恼》,不巧这书让别人借去弄丢了。我虽惋惜,却也没法。不想A却反应激烈:"好极了!人家弄丢了没事,以后我也可以这样!"这是我头一回领教A的无赖嘴脸,心下不无吃惊,但总以为只是开开玩笑,谁知道A竟说到做到,从此以后,真的只借不还了。

  那天我刚从书店捧一包书出来,碰巧又与A相遇,我知道大事不好。果不其然,晚上A"拜访"来了。眼看着A把书一本一本直往怀里搂,我心里很窝火。可惜我没有发火的习惯,只婉言相劝,少拿几本。A根本置若罔闻。末了,A突然说:"你死了以后这些书归谁?"随即又自问自答:"留给我好了。你比我大20岁,总比我先死,再说你身体这么差……"我简直恼羞成怒了,但来不及我发作,A又说:"只是也轮不着我,你还有侄儿侄女。"我哼了一声,A仍不以为意:"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写个遗嘱给我,就说……"我强压怒气,几近刻毒地说:"可以的。只不知你会不会短寿!"我不想再开口了,A并不理会,照样若无其事地"借"走了那一摞书,从此杳如黄鹤。谢天谢地,只可惜了我的那些书。

  A这样的角色毕竟极少,可我受够了。细细算来,我那些"在编"的近千册藏书中,竟有百来本不知去向。没奈何,我听从了几位挚友的建议,狠下心来在书橱上贴了一张纸条——"个人用书,恕不外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