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奇怪的电话




  我接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电话。

  对方是个男的。我"喂"了一声后,他起码沉默了三秒钟才问:"你是梅芷的老公吗?"我以为又是哪一位粗心的读者,忍着笑连忙解释,我本人就是梅芷,并问他有什么事。那人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哦——那你遗失什么东西没有?"我一愣,脱口问道:"什么?什么东西?"我听见他同旁边的人嘀咕了几句,然后又对我说:"那算了。"我却不想就此"算了",赶紧问他是谁,无奈电话里只传来嘟嘟嘟的短促叫声。

  这怎么回事?今天我倒是驾驶轮椅上街招摇过一回,可我记得很清楚,自己是空手而去空手而归,压根儿不可能丢失什么。当然,为保险起见,我还是煞费苦心查找了一通,什么也没少。
  我想不明白了。老半天没法安静下来。

  我忽而有些后悔,为什么不顺水推舟佯称自己就是"梅芷的老公"呢?看他会耍出什么花招来!说不定那将是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他可能会对我说,他掌握着"梅芷"的情书或偷情信物什么的,如果我有兴趣,尽可以同他讨价还价。或者他会干脆告诉我,我的"妻子"在他们手里,限我在多少小时内凑足赎金若干放在指定地点,否则就如何如何……
想到这里,我几乎笑出声来。想蒙我?美了你了!倘真是这样,那就热闹了,等待他的肯定是呼啸的警车。

  转而想想,会不会冤枉人家呢?他是一位拾金不昧的可敬人也未可知啊!极有可能,是他在路上拾到了一只坤包,内中不仅有钱款若干,还有足以证明"梅芷"女子身份的证件之类。这样,他完全可以按图索骥地在电话簿上(或通过114)查到我的号码。却不料,我这个梅芷是男的,他自然只得"算了"。

  然而,说来说去,这些都只是我的"假设",而"假设"还可以有许多许多。比方说,那人是闲着无聊,对着电话簿开玩笑消遣;比方说,他在跟别人打赌,指着号码本上的姓名,说这人是女的,那个是男的,谓予不信,听音为证;又比方……

  其实我极不愿意相信这个电话只是同我寻开心,更不愿意相信它属于所谓的"恶意呼叫",我倒宁肯希望那一位是真真正正的男子汉,并一厢情愿地祝他早点找到那位与我同名同姓的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