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好书藏也难





  受母亲影响,六七岁时就能背诵"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虽然根本不解其意,但我酷爱唐宋词曲的痼疾正是在那时候染上的。

  大革文化命那年,望着一向被母亲视为珍宝的书籍一摞一摞让火吞噬,我心里一阵阵刺痛。趁母亲不备,我偷偷地将龙榆生先生编箸的《唐宋名家词选》截了下来。当时,我还读不懂多少词曲,可我知道,这是母亲最喜爱的一本书,而且,她教我背诵的词曲,也全来自这上面。

  这本死里逃生的书,伴我度过了无数寂寞无奈的日子,更让我从中领略到了词曲作为祖国文学瑰宝美妙绝伦的艺术魅力。我几乎每天都要找出来读上几阕。有一次不小心被母亲发现了,她居然没骂,只拿起书翻了翻,叹了口气。这样也好,从此以后,词选堂而皇之地成了我的"私有财产"。

  1972年的一天,我正在与易安居士一起"寻寻觅觅",母亲的同事刘老师来作客,无意间发现我的词选,居然如获至宝,我自然也不放过与同好津津乐道的机会。只是,临走时刘老师向母亲借走了这本书。尽管我一个劲地使眼色,母亲视而不见。
  我天天盼望词选早早归来。终于憋不住了,求母亲去讨还,母亲未置可否,好多天后才告诉我,书被弄丢了。我却不信,断定是刘老师掠人所美。

  岁月荏苒,又过了八年。母亲偶然在图书馆里发现了再版的《唐宋名家词选》。遗憾的是,借来的书,终究不能长相厮守。我真想求母亲去"谎报军情",佯称遗失,宁愿加倍受罚。可惜娘儿俩都没有那份勇气。百般无奈,母亲只得去找书店里的熟人帮忙,却被告知早已售罄,建议我们直接与上海古籍出版社联系邮购。这一招还真灵,不出一个月,一本簇括全新的《唐宋名家词选》盖上了我的藏书印。
  如今,我的词类集子已不下数十种,或许是那段特殊的经历,也可能是其本身的丰富内涵,我仍特别钟爱这本词选。我下定决心要好好珍藏,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离我而去。
  可是上个月,一位好友指名向我借这本词选,碍于情面,只好遵命,心里却老大不安。这几天一直在想,也许我该趁早再与出版社联系。索性多购几本,有备无患?
  唉,好书藏也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