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酷热忆先前




  呼呼急转的鸿运扇竟奈何不得夜以继日的汗如泉涌,心下便油然想起九斤老太的名言:先前的天气没有现在这般热。

  这先前,在我是指小的时候。那时,我家住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阁楼里。幸而没有"多余"的家什,除了L形摆设的两张木床外,再不就是一桌两凳了。那种祖孙三代六口挤于一室的窘迫相,如今是很难想象的。更有甚者,不知早先的设计者是否有大脑,两个窗户居然东西各一。夏日,屋内几乎整天都可以沐浴到太过温暖的阳光。

  那时候没有电,自然就不会有自来水,街坊邻居全靠一口深井滋养。夏季用水量大,井的造水能力反而下降。长长一夏,总有个把月的枯水期。此时,常可见三二个不怕热的小孩在井台上用罐头盒改制的小桶打水,慢慢地将旁边的木桶一只只灌满。那是很惹我眼热的好玩活儿,可惜我找不到罐头盒,那时有罐头的人家,绝对如今天之几十万元户那般殷实。

  待自觉是个男子汉了,我便找一双小水桶去一里多外的老鹰山脚那口"老井"挑水。母亲却不许我去,怕我累着,怕我中暑,尤其怕我在翻铁路时出了意外。她宁可自己半夜起来去井台汲水,运气好的话,凌晨时分,可以打上半桶水来。

  奇怪的是,那样的居住环境,那样的生活条件,居然没给我留下丝毫酷热难耐的记忆。我倒是记得,当时的那只"干湿温度计",炎夏永昼时,极少有不超过40°C的。大概小时候傻,根本缺乏对那个度数的"理性认识"罢。

  而今,与极大多数人家一样,我们的生活水平还远远够不上"养尊处优",可与"先前"相比,却确是"鸟枪换炮"了。只是,为什么呆在电扇底下依然不堪苦热?而且,每每好奇地去查看温度计,竟从不见有达到35°C的。

  前几天停电,热中便问侄儿侄女,倘停电半月若何?小家伙们异口同声:一半人死掉!心下一惊,然细细一想,也是。若电扇不转了,冰箱出水了,空调哑巴了,自来水断流了……这世界不就完了蛋?
  于是便想,小时候我们真伟大。

  继而却又遥想吕蒙正当年,困守破窑饥寒交迫之际,大约他不曾大病大灾过,不然何以状元及第?倒是做了大官之后,一次外出公干,闻路人作"真冷啊"之声,这位吕大人便起了"体验生活"之念,将手指伸出暖轿感知一二,岂料由此酿成"一指受风寒"的恶果,以至一命归西。

  故而,当某友装了空调,为那冬暖夏凉的物件义务宣传时,我便做了吃不上葡萄的狐狸。当然,我自有一番"说法":人类及其文明正创造着大量毁灭自身的可口"葡萄",熬得过的话,窃以为还是少碰为妙,管它是甜是酸还是涩。否则,一旦上了瘾,可不是闹着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