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梦,何尝不是人生





  忘了是几岁那年,学了一首叫《我们是勇敢的小空军》的歌,喜欢得不得了,唱呀唱的,一直唱进奇妙的梦乡:我驾驶飞机在飞行,月亮向我眯眯笑,星星向我眨眼睛——敌机冒烟了,被我打下了!哈,一开心,美梦惊破,心里好不懊丧。母亲安慰我,只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准能当上空军。从此以后,我天天盼着长大,天天盼着梦想成真。

  然而,没捱到长大,我就病倒了,永远无法站起来了,像一段曲曲弯弯的老树疙瘩。丧失了行走能力,没有了自由,就等于没有了一切。唯有童年那个彩色的梦,日复一日地咬啮着我滴血的心。
  无计躲避可怕的现实,万念俱灰,只好往梦里寻觅一分满足。多少回梦归儿时的伊甸园,于翠绿原野上欢腾雀跃;多少回胁下生出双翼,在蓝天白云间翱翔翻飞……

  喜欢梦,喜欢夜,偏偏又无法将白昼拒之门外。为了排遣恼人的孤寂,我开始用书本填充无底的空虚。日久天长的,书走进了我的梦。去大槐安国买书,是一件很惬意很有趣味的事儿,可惜魂魄终将游回床笫,心下又徒生失落。这辈子许是不会有"亲自"买书的美事了。

  父母慈爱,看出了我的心思,节衣缩食为我买了辆轮椅。在一个有好太阳的日子里,我出了家门上了街,"走"进了梦魂萦绕的知识殿堂。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迫使我一次又一次偷咬指头。

  书读多了,难免要做写作梦。梦里的我,文思敏捷下笔如神,绝对的才子一个;无奈黄粱一枕之余,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唯恐出丑惹人笑话。忽一日,念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语,心下顿悟,何不来个"夜有所梦日有所动",让美梦大胆地流一些到现实里来?

  白日为梦,绝非易事,幸而皇天不负苦心,天马行空般信手涂鸦,慢慢地倒也真让我弄出点什么来了。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名字被印成铅字的那一刻,梦忆深处泛起了一缕似曾相识的朦胧。啊哈,人生莫非真有梦想成真的赏心乐事?

  梦,正悄悄地改变着我的心境,改变了的心境又"自发"地设计出更新更美的梦境来。不少梦都是可以敷衍成文的,当一些"梦境"文字刊发出来后,许多人居然不相信它们原是虚幻之作。
  许多的梦永远无法实现,比方我孩提时上天的奢望。但我相信,人生自有假梦成真的机缘。不是有句名言"只要我们梦想得到,我们就能做得到(If
we can dream it, we can do it )"吗?
  人生如梦,梦又何尝不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