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细细排起来





  周君姓周,言之凿凿宣称与两位伟人是才出五服的本家。据他说,鲁迅先生与周总理是堂叔侄,而他本人,细细排起来,是周总理的堂孙,鲁迅的堂曾孙。为了说明所言不谬,周君细致地向我介绍了自己的推理分析,旁征博引的,听着让我如坠五云之中。如果不是他又扯上周文王,说这周朝天子是他上溯百几代的祖先,我差点对他肃然有些起敬了。
  毕竟,周文王姓姬,与周氏后代搭不上界,否则,后来的武后,也是周家女了。

  周君忽而对我的姓也感兴趣起来,说我为什么不细细排排,说不定可以与梅兰芳先生联上宗呢。我算是服了他了,他一定在姓氏方面有特殊爱好,居然如数家珍般报出一大串今古梅姓名人。梅兰芳梅葆玖父子自不必说,还有翻译家梅益,清代画家梅清,宋朝大词人梅尧臣……我都记不下来了。
  我笑了,周君不知道我也姓周,"梅"无非是"笔姓"——怪不得他,初识不久嘛。
  他也笑了,笑得红光满面,他要与我细细排排本家了。
  我却扫了他的兴。据我所知,我好像同两位伟人没什么直接的亲缘关系——只能说"好像",细细排起来,也难说。
  我突然想同周君寻寻开心。

  我说,我跟鲁迅先生虽难说是本家,但细细排起来,却有些沾亲带故——鲁迅三弟周建人先生的内侄女,是先祖母的妹妹的儿媳妇。另外,我家还有一门高亲,已故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先生与先祖母马瑞英女士是同一祖父的嫡堂兄妹。

  周君一听,来了劲道,兴奋地问我们现在关系如何。我耸耸肩膀,很遗憾的,我们几乎没有来往。看看周君极度惋惜的样子,我心里直想笑。其实这有什么?记得当年,马老因《新人口论》而被划为右派后,我们唯恐避之不及,压根儿连提都不敢提自己有这么一门亲戚呢。凭心说,这也怪不得我们,那时这样的情况也多。比方有一位远亲,一向特喜欢我,文革开始那年,父母因"莫须有"受了冲击,这位亲戚立马"相逢不相识"了。那年月,这叫"亲不亲,阶级分",无非是今天的行情变了。
  不知道周君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正侃着,来了一位客人,我乐了,忙为周君介绍——细细排起来,这位是我弟弟的妻子的姐姐的儿子的妻子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