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联 想





  慧的近视度数越发深了,我建议她干脆去做手术,虽说费用贵一些,但听说效果挺不错的,况且她是医务人员,在自己医院里起码不必担心被"宰"。慧却大不以为然,她说你只要去我们医院看看,就会发现眼科大夫多数戴眼镜……

  这里得首先声明一下,我可不是有意在做医院的"反宣传"。相反的,有条件的话,我还想去试试那手术呢,我算是吃够近视的苦头了。只是,这件事让我产生了丰富的联想,说出来大家听听,兴许有点意思。

  最初联想到的竟是小学时的一篇课文《解放前的民谣》:"泥瓦匠,住草房,纺织娘,没衣裳;卖盐的,喝淡汤,种田的,吃米糠;编凉席的睡光床,当奶妈的卖儿郎;挖煤哥儿家里像个冰窖,淘金老汉一辈子穷得慌。"不过,这种联想毫无道理,如今劳动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拿大夫来说吧,他们是完全有经济实力享受自己创造的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

  我又联想到了某位朋友的亲戚E君。他在乡间开了一家饮料厂,质量如何,卫生与否,不得而知。反正是家里来了客人,E君总是热情地从冰箱里取易拉罐之类招待。有细心好事者问了:"为什么不喝自己生产的饮料?"E君倒是很坦率:"那是卖给别人的。"

  记得《红楼梦》第八十回中有一位卖膏药的王道士王一帖,他声称自己的药是"百病十灾,无不立效"。不过,他后来又对怡红公子说了实话:"告诉你们说,连膏药也是假的,我有真的,我还吃了作神仙呢。有真的,还跑到这里来混?"脂砚斋在此处批曰:"寓意深远,在此数语。"王蒙先生也曾有评:"此话说透,但看不透的人仍多。"

  小时候常在街头看到一位卖药的耍蛇人。他捉出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往自己手臂甚或舌尖上咬,被蛇咬伤处顷刻之间发肿发乌。耍蛇人却不慌不忙,从从容容地将黑血挤去,然后吞下一粒(也许是几粒)黑乎乎的药丸,又将此药用水化开敷于伤口……围观者在这有惊无险的表演结束后,纷纷鼓掌喝采,纷纷掏钱买药。
  ……
  联想还有不少,但多几近荒唐。聪明的读者无须我再加评议了。说不定你也会联想多多呢。
  联想,挺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