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取 名





  以前总是不懂,曾祖父为何替我取这个与杀害秋瑾的"谋主"章某同样的名字。凭他老人家之学识,加之祖上世居绍兴,应该不会如此疏忽。及至读到《诗经·七月》"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一句,才恍然有些大悟。朱熹注曰:"介,助也;介眉寿者,颂祷之辞也。"如此说来,那年正好八十大寿的曾祖父,是以此祈寿了。

  我的名字居然典出诗经,自豪之余,便对取名也有了兴趣。恰好此时邻人柳家喜得千金,我便毛遂自荐,为其女择名。小姑娘属兔,又"五行缺木",柳家嘱我于名中体现这两点。我几乎把一本《新华字典》翻了个遍,也没合适的。正束手无策之际,一眼瞥见纸上的"柳"字,豁然开窍:柳字从木,卯又属兔,巧极!干脆,姓柳名柳叫柳柳,如何?柳家连声称妙。

  别人好用生僻字眼入名,以"识者寡"为豪,我是坚决不玩此类高难动作的。俗字用之得当最能见雅。比方我为侄女取名,单单一个"书"字,亲朋好友莫不赞叹。"周书"还可以理解为一部经典,《二十五史》中就有《周书》一部。两年后侄儿出世,有心取名"周易",但当时正热"易学",为避趋时之嫌,才从母命以"剑"为名。一书一剑,一柔一刚,倒也文武之道,相得益彰。

  可惜为别人取名清规戒律太多。曾为好友陈大泉之子取名"小溪",自以为极富诗意,结果却被"一票否决":用我们的吴越方言发音,"小溪"岂不成了"小器"?另有一位姓王,名正言顺的"王子"一个,王兄却言不敢,怕担"大大野心家"之嫌。后来陈、王二子居然均以"军"字同名。

  日前突发奇想,世人为何不以标点符号取名?"王?"、"李!"、"陈……"、"张。"……岂不妙趣横生?然四处兜售,无人响应,奈何奈何!

  而今开店办公司热风四起,字号却鲜有略可恭维的。一日与几位朋友穷侃,谈及开书店并为之取名时,"知识"、"宝藏",甚或"黄金屋"、"颜如玉"之类不一而足。末了,我说"芝麻开门"若何?众人击掌三呼通过。遗憾的是,纯系纸上谈兵而已。不过,读者诸君欲借"芝麻开门"作书店名者,勿忘打个招呼则个,这里头可有个"知识产权"问题呐。啊哈,见笑见笑。

  值得欣慰的是,我为自己取了个颇为人称道的笔名——梅芷,有人说我的文章实在平平,之所以可以间或变成铅字,至少有大半原因得益于"梅芷"。于是,总有人刨根问底:"梅芷"什么意思?我当然可以自圆其说了:梅为香木,芷为芳草,人非草木,又何尝不与草木想通?我也可以说:梅、眉同音,芷、自谐音;梅芷者,眉自是也。或者,我还可以更罗曼蒂克一些:在下是附庸风雅,想学学现代作家丽尼先生纪念心中的一位女友。只是,您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