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比童年




  儿时读过一篇似乎叫《我和爸爸比童年》的文章后,觉得自己真的是幸福无比。然而今天,再与周遭的小皇帝小公主们比较,心里又立马不平衡起来。

  就拿吃的来说,我们的童年绝对没有什么哇哈哈长鼻王肯德基喜之郎,最常见也最喜爱的也许是"蕃薯系列"了——生蕃薯是水果,煮熟充早点。那时粮食定量,人小肚子大,便常有薯块搀在米饭里,甜丝丝的,倒也挺乐胃。即使过年了,也总是蕃薯当家——哪家的孩子不是"嘎嘣"着蕃薯麻片欢度春节的?

  不过,吃着蕃薯上学,书包却是轻的。不像今天,晨曦中,一路上尽是蜗牛般背负"重大"书包的童男童女。我们家的书书剑剑,哪一个的书包不在10斤以上?

  如今的学校限制孩子骑自行车,原因是停车场地有限。我们那时是没有这种限制的,整个学校压根儿就没有一辆自行车,无论路有多远,广大师生一律"11路车"。当然,现在的孩子,你不让骑车,没关系,我打的,六七元钱毛毛雨小意思。至于我们小时候,不要说"的",公共汽车都稀罕。那时我们这个小地方就没这玩意儿,以至那年弟弟去绍兴祖母那儿,有一天,就硬是从早餐中省下钱来去过乘车瘾;因只有2分钱,到站后他只好步行回家——这事直到今天还常常被我们引为笑谈。

  据说现在的学校普遍藏书丰富,却并不敞开让学生借阅。我不知道当年我们学校藏书几何,只记得每天午后及课外活动,图书馆与阅览室全部敞开借阅。有一次我告诉书书,我们那时候自修课"规定"可以看小说之类,她觉得匪夷所思——今天的学生,即使只把小说带到学校里去,似乎也是大逆不道了。

  如今电视节目丰富多彩,可老师家长不许孩子看——事实上,也没时间看,作业太多。我们那时几乎是没有回家作业的,可也没有电视,天一黑大多只能早早上床做梦。只是,我祖母管得紧,限定每晚必须看书到八点半;好在我有闲书可读,祖母不识字,见我聚精会神着,她就高兴。

  现在的学校条件日益优越,可孩子的活动却少了;哪像我们那时候,每年都组织几次远足游玩;春秋两季,还有农忙假,大家下农村进山乡参加真正意义上的劳动。现在倒好,孩子们一个个真的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了。有一位在农村土生土长的女孩小荷,居然说自己从没见过真正的羊。而我读小学时,班里就养着四头绵羊。我们每天轮流赶着羊儿去堤岸草坡放牧。回想起来,那时节,一边放羊,一边唱着歌儿,仰卧草间遥望蓝天白云,好不惬意。

  如今的孩子聪明,如今的孩子漂亮,如今的孩子出手宽绰,如今的孩子开口便是标准优美的普通话,如今的孩子……比来比去,着实让我这个过来人汗颜。然而,我也发现,如今的孩子起码有一点与我们当年是相同的,那便是都盼望自己快快长大。无非我们当年都十分明确,长大了要做建设祖国的主人;但你要是问问如今的孩子,保不定他会说,长大了,就自由了,就不必再那么辛苦地为爸爸妈妈和老师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