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算 命




  珠儿迷上了时髦的"周易预测",喜滋滋跑来要为我测算一番。我是不信这一套的,又不好拂了美意,少不得由她一试牛刀。

  自觉近来文思枯竭,想请她算算"写作前途",一转念又觉不妥。我这人心理素质极差,万一算出个"前途黯淡"之类,说不定这辈子再没信心写一个字了。思忖半晌,终于拍了拍僵硬的膝盖,就算这个吧。我正打算学练"智能气功",看会不会有沉疴顿起的运气。反正对这一身病骨我早已心如死灰,即使被告知永无康复之日也不至于令我悲痛欲绝。

  珠儿一支笔一张纸煞有介事地算将起来。好半天,她突然开心大嚷:"好极了好极了!你快学气功,从你的卦上看,一年半后你的病就好了。"说罢,她把纸移到我跟前,一本正经地讲解起来,什么"体生用"、"用克体"的,我听着如坠五云之中。见我丈二金刚般摸不着头脑,她只好叹道:"孺子不可教也——不过,反正一句话,去练气功吧,一年半后准康复!"听了这话,我自是乐不可支。明知穷开心罢了,还是宁信其有。心之深处,毕竟时时涌动着那种"站起来走出去"的渴望。

  我想起了另一件事。数年前,弟弟去湄池的什么坑坞山游玩,见那儿有座寺庙,曾为我向菩萨求签,记得上面写着"吕蒙正受困"。乍一入目,心花怒放。我知道吕蒙正是宋朝名士,曾困守破窑饥寒交迫,后来却状元及第苦尽甘来。将我与他相提并论,岂不是预示我也将有否极泰来的机缘?签上还有四句诗:"子有三般不自由,门庭萧瑟冷如秋。若逢牛鼠交永日,万事回春不用忧。"乖乖,这菩萨爷爷还真了得,连我困顿于轮椅之上尚有"三般不自由"都知道!那时我还几乎没有朋友,"门庭萧瑟冷如秋"可谓是真实的生活写照。最令我兴奋的是后面两句,这明明是说我会时来运转。可惜我不明白"牛鼠交永日"所指何时。

  联系到珠儿的卦,我仿佛豁然开窍。这一天是乙亥七月初三,一年半后正是丙子岁末与丁丑年初之交。子属鼠,丑属牛,"牛鼠交"不就是"子丑之交"么?巧啊,一卦一签如出一辙,难道到那时我真的可以健步如飞了?遣憾的是我至今仍搞不懂"永日"何意。读者诸君若有知晓的,望不吝赐教,以解我惑。

  本不信命的我连日里却怪念迭出。那日梅子欲去龙王殿游玩,便托她替我又求来一签:"耳听他人言,百无一件真。不如休息意,免得去求人。"什么意思?莫非叫我不要相信别人,无论是珠儿的预测还是菩萨的圣意?所有令我心旌摇动的有关时来运转的预言,分明是一场欢喜一场空……
  只是,我该不该相信"百无一件真"的"真言"呢?
  我不知道。反正许多年过去了,我还坐在这轮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