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她长得这么丑,难道是我的错




  百豪是诗人,也写散文、小说。几年前,同我有过一些文字交往,也见过三、两次面。那天在滨江公园邂逅,他招呼我,我想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发福了,也派头了。

  自然会谈起写作之类,百豪的口气中带出了一种无奈。他说自己早已不写那些玩意儿了。据他说来,写诗完全是青春苦闷的寄托,或者干脆是浪漫的征婚广告,等到成了家、立了业,谁还有心思去干那个营生。我笑笑,打心眼里佩服他的坦率。
  没想到他的坦率还在后头。闲扯了一气,他突然说到玉润。那丫头嫁出去了没有,他问。

  玉润写得一手的好文章,是小有名气的才女子。曾经有过不少的由文朋诗友升级而来的追求者,百豪正是其中之一。记得百豪给玉润写第一封信时,他还不知道我。他是玉润介绍才认识我的。那封信玉润曾让我拜读过,那是一首用玉润的文章题目串起来的"赞美诗"。说真话,当初的玉润是非常感动的,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甜言蜜语呢,何况玉润又是个多才多艺的多情女子。玉润很快给百豪回了信,此后两人书来信往十分密切,也十分投机。开初,两个人在信中只谈文不及其余,慢慢的,百豪的意向明朗了。这时,玉润却踌躇起来。她斟字酌句地写了一封长信,声明自己只想同百豪做个笔友。她说她现在还小,不想过早地考虑那种事情。她还有意无意地告诉他,有一天他若见了她,他肯定会后悔,因为人与人之间大多不可走得太近。百豪哪里肯依,相反的,被玉润的信一"激",他当天就不远数十里去见了玉润。可他真的后悔了。他一向认为,玉润玉润,顾名思义,应是"珠圆玉润"的绝色女子,何况她又写得一手妙文。可想而知,从此百豪杳如黄鹤。

  说真的,百豪会主动提到玉润,是大大出我意料的,尽管在认出他来的一刹那,我脑子里头一个反应便是玉润。我看看百豪,想了想,一般吧,总那样吧……除了这几个字,我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可百豪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心态,或者他压根儿就没想知道,他只顾自己大谈他那位夫人。据他说,她是他的忠实读者加崇拜者,长得是如何如何的如花似玉。末了,他加上一句,同那一个丫头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忍不住了,太、太夸张了吧?
  百豪居然突然沉下脸来,你什么意思?那女人,咳,她长得这么丑,难道是我的错?!
  我一怔,这话好耳熟?想起来了,是电影《巴黎圣母院》里那个洋和尚因追不到艾思米拉达而翻脸成仇后说的,原话好象是,她长得这么美,难道是我的错?!
  想到这里,我憋不住笑了,你急什么,开个玩笑嘛。
  其实,我心里却在说另一句话,你不配,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玉润!
  其实,玉润长得并不难看,至少我这样认定。况且,不是有哲人说,女孩子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其实,玉润早已有了如意郎君,去年,她还做了一个小小女孩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