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照 片





  我常常说,我这一辈子,除了轮椅,拥有的财富就只有书籍了。今天我却突然发现,其实还有一样极为珍贵的,也可以算是我的财富,那便是照片。旧的,新的,黑白的,彩色的,装满了十几本相册。闲着无聊时翻看,心里会被种种的回忆填充得了无缝隙。

  照片大多是朋友们赠送的。最早送我照片的人是菡菡。那一年的暑假,我正在天井里乘凉,菡菡走了过来,她把一本书交给我,轻轻说了声,书里有……然后,坐都没坐一下,就飘然离去。我有些奇怪,翻开书,一张小纸片掉到了地上。我捡起来,乘着明晃晃的月光一看,是照片,菡菡的照片!当时,我满心希望自己可以永远珍藏这张照片,但后来因了一个历史的误会,我将其还给了菡菡。十几年后,菡菡倒是又送给我几张照片,可这已不能同当年的相提并论。每每念及此事,难免惆怅不已。

  我的相册里,很少有男子的形象,目之所及,几乎全是妙龄少女的倩影。如今的女孩子外出的机会多了,每次游玩,不论远近,总要留一些与山水共存的永久记忆。我没有福气游山玩水,于是,我那些善解人意的女孩子朋友就很自然地会把她们的倩影连同山水风光一起放进我的相册,聊以解我游兴。去年,敏敏和燕燕的拉萨之行,为我捎来了难得一见的雪域西藏。前两天,晓红从海南岛旅游回来,又带给了我天涯海角的热带风情。
  有不少朋友,是我从来没有而且永远不可能谋面的。可是,我见过他们,当然也是照片。
  照片是最美好的记忆。有些朋友渐渐没了音信,有照片在,我能天天见到她的音容笑貌。
  一位叫丽莉的朋友,不幸患了肺癌,非常可爱的一个女孩就如花般凋谢了。几年来,正是丽莉的玉照,让我感觉到,她还活在我的身边。

  数以千计的照片中,属于我自己的"光辉形象"却廖廖无几。我这副老树疙瘩似的模样太煞风景。不过,我也有过美好时光,小学的毕业照就十分的可爱,可惜早已在岁月中湮灭了。不过倒有一张泛黄的旧照片很有"特色",这是我孩时唯一"幸存"的相片。那个穿棉袍戴瓜皮帽胖嘟嘟傻乎乎的婴儿是我吗?应该是的,有背面我姨妈捉笔代刀的文字为证呢。

  无论什么东西,一多就乱。我的相册就是如此,全没条理。这几天在想,我该好好整理一下了。最近我发现一个十分可怕的现象。有一次翻检相册,有几位朋友的芳名,居然要回忆好半天才想得起来。赶紧,今天就动手,我要在每张照片的背后都写上几个字。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有照片在,也还是需要另一种记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