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出本"书"玩玩





  这年头,喜欢写作的人,大凡都收到过"竭诚提供出书机会"的公函。开初,我这样没见过世面的人,免不了会有不少的心潮澎湃,可时间一长,经得多了,心下却不自觉地生出几许不敬的念头——如今假冒伪劣太多,天知道会不会是个陷阱!
  及至看到有人真的由此道儿出了书,不禁又有点心旌摇动。人就是这样,没法说。

  其实,想起来,出书也是件大大的好事。试想,一本印着自己大名的书摆在面前,多么风光!无奈,于我来说,这似乎只是活动活动脑子的事儿。真的让我出书,有没有那点可以示人的货色自不必说,即使凑足了篇数,我也拿不出上万元的费用啊。再说了,就算不知天高地厚地出了书,近千册的"光辉著作"堆在家里,卖给谁去?换作自己,我就不去花这个冤枉钱。假设(纯属假设)自己的书码在书店的架子上,始终无人问津,恐怕我这辈子也不敢再去书店了。有人告诉我,不能这样看问题,出书不是为了卖,出了书,就是作家了,将来评职称、晋级什么的,都有实惠可图。可是,我这么个轮椅人,有必要去凑那个热闹吗?
  算了吧,我想,出丑不如歇手。
  世纪终了前夕,我想将这些年写的东西整理了一下,也算为自己留下一份记忆。那天坐在电脑前,不知怎么一来,我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自己替自己制作一本书呢?
  顿时,我为这个念头兴奋不已。有那么几天,我满脑子都"构思"着这件事。我很快有了"通盘计划"。

  我启动电脑,创建了一个文档,然后依次点击"文件"、"页面设置"、"纸张大小",选中"大32开"之后,又设定了适当的"页边距"。一切安排定当,才将那些先前储存在硬盘中文章一一复制、粘贴了上去。这活儿比较省事,花不了多少心思;相比较而言,接下去的打印是最麻烦最费时的一道程序。我用的是点阵式的打印机,一分钟还打不上一页纸,直折腾了十几天,总算大功告成。

  我把那一页页印满字迹的纸张订成了书的模样,然后,找来一张衬垫服装的薄纸板做了个内封,再裁了一块有花色无字迹的挂历纸粘在外面。末了,托人上一家印刷厂将边沿切光。哈,这不是一本像模像样的书么?还是"软面精装"的呢!
  捧在手里把玩着,心里美滋滋的。
  "出书"就这么简单。

  美中不足,点阵式打印机的效果实在太不够意思。如果换作激光的,哪怕是喷墨的那种,感觉肯定就没得说了。不过也罢,无论如何,我不是已经玩了一回"出书"了吗?

  前几天听人说,有家搞电脑广告设计的什么公司能为顾客制作"书籍","做"出来的书精美无比,几可乱真。据说不必花多少钱就能印上几本,留着自己玩玩,很划算的。我不免又因之动了俗念。赶明儿,天气好的话,出去打听打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