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过了一回 "翻译瘾"




  午后,四下里静得烦人,正吟叹着李煜的"一珩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琴来了。
  琴没有像往常那样坐下来陪我聊天。她取出英、汉电文稿各一份,要我将它们分别翻译出来,晚上七点钟她来取。末了,没容我说上一句什么,便飘然而去。

  琴一向劝我"学以致用",试试译一些资料,可我对自己信心不足。英译汉勉强可以对付一二,汉译英就万难了。不曾想,琴会来这么一着,没经我同意便将资料带了来——把我逼上梁山。

  文稿是琴在服务的那家T公司的。英文的那份为N国传真过来的业务信函。我粗略读过一遍,比较浅显,不用词典也可知个八九不离十。只有两处不甚明白,细一琢磨,才知是原文有误。他们将not错成note,将arrange错成arange了。我不禁有些幸灾乐祸,原来N国厂家的译员水平不及我。

  这便有了许多自信,说不定汉译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细细研读起那份由T公司副经理黄先生署名的电文来。首先,我将其不通顺的句式调整了一下。开译时,语法是不成问题的,关键是词汇,但我有汉英词典。杀猪宰牛般对付了一阵子,终于卡住了。一个如今极常用的词"中外合资",任我翻遍词典硬是找不出对应的英译名来。我的头顿时大了,汗如泉涌。都怪这部词典,1979年版的,老掉牙了。倘若功亏一篑,岂不冤哉!怎么办?

  我找出所有新的旧的参考书来,直折腾得满地书刊,满屋飞尘,终于一无所获。简直想索性自己"捏造"一个算了,却忽而想起自己曾在一本杂志里见到过"中外合资"这一译名。于是,我又忙不迭地把尘封已久的一大堆杂志捣鼓出来,一本本一页页细细搜索。皇天不负苦心人,两个多钟头后,好歹真让我找到了:中外合资——Shina-Foreign
Joint Venture。

  兴奋了好半天,忽又觉得这Shina有些莫明其妙。惴惴然反转来去查阅英汉词典,压根儿就没这个词!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才顿开茅塞。肯定是将China误印成Shina了。径改,坚决径改,管它呢!

  我准时缴了卷。可琴取走译稿后没上半个小时又匆匆赶了回来。她问我有没有搞错,署名应该只有黄副经理一个人的,怎么让我弄出两行英文文字来了。我仔细一看,忍俊不禁,"多"出来的一行是"Yours
Truly(你忠诚的)"呀!

  这两份译稿让我赚了50元的"翻译费"。可我没敢立即使用。及至N国厂商的回电来了,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以后,我才心安理得地用这钱去买了一部最新版本的《汉英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