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买卖《红楼梦》




  陆陆续续有了七种不同版本的《红楼梦》,但尚嫌不够,起码还想再买一部带脂批的,即所谓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四处打听四处找,却难遂心愿,终成一桩心病。

  忽闻得文化艺术出版社有一套《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本》可供邮购,心中甚喜。据说此书将现存所有版本的正文、评批悉数纳入其中,16开本,精装五册。书是好书,可惜太贵,定价五百,加上邮费,我这个几无收入的轮椅人根本难以承受。我只好"主动撤退"。想来,这脂评本恐怕与我无缘了。
  此时,又有人告诉我,山东齐鲁书社出有一部《脂砚斋评批〈红楼梦〉》,价廉物美,上下两册精装,只需54元。我欣喜若狂,立马去信联系,汇款邮购。

  书很快就到了。这是一部以"庚辰本"为底本、并将"各脂本互不重复的各条独立评语汇集、配齐"的"完整、统一、简便的脂评本",书内附有著名画家戴敦邦的精美插图十幅,还有冯其庸先生撰写的前言《再论庚辰本》。我把书捧在手里,摩挲着,翻阅着,品味着。佳梦圆了,心满意足。

  翌日,我还陶醉在喜悦之中时,阿果兴冲冲跑来,献宝似地捧一包书给我。拆开一看,《红楼梦》,与我昨日所得一模一样!阿果知道我嗜红,一直在寻找脂本,昨日去省城逛书市,正巧碰上此书,理所当然为我买来一部,据说还打了九折。
  我乐了,也傻了。

  这么好的书,不会没人要的,可我有些舍不得。我必须将其让给绝对的同好。我想到了老莫。他是我的笔友,一个书痴,为书可以不吃不睡的那一类。老莫也一直在为买不到脂本而遗憾。我随即写了封信,相信他肯定也会欣喜若狂的。

  三天后,老莫的妻子来了,说老莫这几天没空,叫她代来看看。未及寒暄,我便找出那包书请她过目。她翻了翻,又只管对着我的书橱上下左右地扫描。末了,她面无表情地说,老莫的意思是先借看一下你先前买的那一部……我有些疑惑,无可奈何地从床头取过书交给她。莫妻又翻了翻,居然笑了,很灿烂,了无尴尬之色。只见她将书一合,果决地说,我看不用错了,现在就买下。说着,她翻看定价,掏钱数出54元放在桌上。我连忙说不用这么多,人家也只收了不足50元。莫妻很大方的口气,不用客气应该的云云。最后,任我木讷着,她径自走了。银货两讫,买卖成交,前后没上五分钟。

  我有些懊丧,早知如此,不如让给别人。细细想想,又觉得似乎用不着后悔。好书应该属于爱书之人,如老莫。只是,我到底无法释怀:莫氏夫妇把我当什么了——一个赚了几元钱的书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