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寻找理发师





  冬日的太阳真好。像往常一样,弟弟推着轮椅陪我出去理发,到了目的地却意外地发现,"彩霞发室"的店面被拆除了。这可怎么好,上哪儿去找彩霞姑娘那么热情周到的理发师?弟弟比我乐观,同样付钱,如今还怕找不到理发店?

  走在大街上,理发美容的所在触目皆是。在一家门面不大却布置整洁的理发店门口,弟弟径自把我推了过去,正要开口,反应敏捷的理发师先声夺人:"电推子坏了!"我好生纳闷,里头正在洗头的男顾客是怎么理的?可这轮不到我们说三道四,只有悻悻而退的份。没行几步,又见一家,偏偏无独有偶,也是这么一句:"电推子坏了!"一准是传染性故障了。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弟弟满不在乎地说。然而,几乎在城内转悠了个够,硬是没碰上一位肯高抬贵手的。有几家台阶太高,轮椅上去不便;还有几家人满为患,自然不好再轧闹猛。余下的则各有托辞,不是这个坏了,便是那个没修好。有一家更妙:"停电!"不过,日光灯现亮。

  轮椅慢慢地走着,显然是弟弟走乏了。"还是回家吧。"我说,弟弟却想起还有一处不曾去碰过运气。于是又全速前进,跑了不少的路,果然见到一家,大约是地处偏僻生意清淡吧,一大一小的两位师傅正闲坐着聊天。我看看洋气的装潢,心里便先怯了三分。正犹豫着,忽听店里正唱着韦唯的"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又陡然生出暖意和侥幸。弟弟想来也注意到了,与我相视一笑,把轮椅弄到门口停下,自己进去说明来意,年轻美貌的那位小姐朝我瞟了瞟,轻声说了句什么便扭过头去了。弟弟又转向那位中年男子,陪笑着,恳求着。不曾想这一位把眼一瞪,生硬地说:"怎么剃?——剃不来的!"弟弟赶紧解释:"不必洗头,不必修面,不必……剪短就行。"可理发师还是毫无通融余地地拒绝了,脸上甚至添出了几许对付乞丐的那种不屑与鄙夷。弟弟还要好言相求,被我叫住了。
  ……

  许是皇天不负苦命人,华灯初上之际,弟弟碰上了一位旧同事,蒙其介绍,我总算进了东湖路的一家名曰"金利来"的理发店。几分钟后出来时,头上顿觉轻松许多,心里却依然有一种重铅堵塞的憋闷。唉,连理发都得托人"走后门"。倘有一位朋友或者哪怕朋友的朋友是理发师,我何至于会这般狼狈碰壁?天可怜见!

  回到家里,还时不时发怔。三天前是所谓的"国际残疾日"(12月3日),那天,要是天公作美不曾下雨,我能"准时"出去的话,说不定倒会受到礼遇了——唉,想得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