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以文养文,真好




  从邮局取了15元稿费,便"驾驶"轮椅直奔书店而去,兴冲冲地捧回那部向往已久的《神曲》,刚好也是15元。
  好友含篱得知,不无动情地劝我:"你没有其他收入,这几块钱来之不易,应该用来调治病体才是。这么贵的书,何苦来!"

  含篱的美意我是深为感激的。只是,我这身病骨反正是调治不好的了,何必再为吃那些有害无益的苦药花冤枉钱?我知道自己要补的是"脑髓",读书买书是我绝对的精神支柱。
  想当年,要买书,只得向上伸手,可我又怎能老向为我耗尽心血的父母开口?于是,便做开了美梦,指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赚几个稿费——买书。

  我煞有介事地写了起来。写完后,第一件事便是清点字数,盘算着将能得多少稿费。兴许是编辑失了眼,10几年前,我的一篇今天读来自己都羞得闭眼的东西居然见了天日,怀着前所未有的激动与焦急,我盼到了第一笔的"劳动收入"。为了使那区区三元钱更具历史意义,知我怜我的母亲贴补了四角五分钱,替我买来了一部《红楼梦》。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有些了不起了,以为往后我真的可以大赚稿费以文养文了。可惜,折腾了五六年,一文不名。

  正当无数个失败几乎毁了我的希冀时,终于有一天,我又突然收到了一张8元钱的汇款单!而且,打那以后,几乎每个月我都可以收到一、二张。虽然远远说不上丰厚,但是,我这个完全丧失了工作能力的人起码可用这些"辛苦钱"买几本喜爱的书了。

  近年里书价直线上升,令读书人望而却步。可见了好书,又有谁能理智地控制住自己的"占有欲"?况且,细细琢磨起来,似乎也还合算。运气好的话,哪块"豆腐干"不能换上几本书?比方我,《中国残疾人》杂志上的一篇千字小说,使我拥有了一套11卷的《莎士比亚全集》,这可是我垂涎了许多年的;《书刊导报》上的两篇短文,让我一下子抱来一大摞的世界名著。

  其实,含篱自己何尝不是书痴?两人穷侃一气,含篱终于苦笑笑叹道:"唉,要是你早十年就能赚到稿费,那……"说得极是,就拿《神曲》来说,80年代初,我见过一部定价1.60元的,可惜当时阮囊羞涩,只好望书兴叹。
  ……倘若此文得以侥幸发出,我就又能捧几本什么回来了——以文养文,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