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书迷乐




  有的人一生别无他好,却嗜书如命,比方我,就像一位伟人说的那样,不读书简直活不下去。

  读书人爱面子,可在书面前,却偏偏连最起码的自尊都无暇顾及,为一本好书,即使死皮赖脸、低三下四地求人也不嫌寒碜。小时候要读书就借,也不知打什么时候起,便起了把书占为己有的念头,幻想着长大了赚钱以后,可以用大把大把的钞票买书。还没捱到这一天,却身罹残疾,连行动能力都丧失了,别的当然更无从谈起。然而,对书的痴迷却始终有增无减。间或有点钱,总要"无微不至"地全花在书上。父母疼我怜我,说我就这么一点乐的,怎忍心不让我满足?这话听来叫人心酸,但感觉中更多的却是丝丝缕缕的甜与暖。

  碰上想买买不起的书,就得偷偷攒钱。可往往没等我攒够,书已卖完,那种滋味是极不好受的。幸亏我善于寻找满足,况且也时有柳暗花明。比方1989年10月,想买一部《翻译研究论文集》,因阮囊羞涩而错过良机,正无可奈何之日,《中国翻译》杂志露布特价供应此书,我只花了2元钱的半价便得到了这梦寐以求的"经典",那种乐滋滋的味儿简直没法形容。还有一次,想买一部梁实秋主编的《远东英汉大辞典》总不能如愿,失望之际,却从上海外文书店邮购到了,而且只花了14元钱,是缩印本,既轻又小,内容却不少分毫,真正的价廉物美,何乐而不为?

  我还有一个嗜好,喜欢搜集珍藏各类书目,大多是从各地书店、出版社函索来的,从中我可以了解到各种有用的图书信息,在同书不同价之中作出"马儿好,马儿少吃草"的最佳选择。闲着无聊时,找出书目信手翻翻,也是一种极好的"精神会餐",此又一乐也。

  坐轮椅上书店总不太方便,我们这小地方书源又不广,因此我的书近半是从外地邮购来的。邮购图书好处颇多,首先是"天地广阔",本地买不到的一般都可以通过邮购途径搞到。另外还可以"货比三家",择廉择优购书。1989年上半年,我只花了12元钱邮购到了《家庭医学全书》和《内科学手册》两部精装书,同样的书本地也有,定价却要贵一倍有余。这几年图书价格猛涨,可我正是通过邮购买到不少1985年前定价的图书的。碰上这等美事,能不乐吗?

  我有许多朋友,但最知交的却是书友,平时凑在一起往往三句不离书;谁有好书,都自觉地互通有无。当然,我享有"最惠国待遇"。碰上我急需的,朋友们便四处出击想方设法,尤其是在书店工作的朋友,更是大开方便之门。

  我常常在梦中读书买书,醒过来却满心失落。不过也好,毕竟书是要睁着眼睛读的。读过的书是不可计数的了。但属于自己的却不多,当然也不少,四只大书橱已经挤满。等到有一天,斗室让书们淹没了那才叫乐呢!我不求"黄金屋"、"颜如玉",只祈望书能予我以永恒的欢乐,她也是我另一半的生命。
  如果您也好读书买书,愿咱们成为挚友,同迷同乐,可以吗,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