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走近名人





  1992年初秋吧,我写了一篇应节的散文《十七的月亮照样圆》,投出去没几天,报社的一位记者就找了来,说那篇文章很不错,与我以前的相比,简直是个飞跃,故而拟用。随后,她却又委婉地问我是否参考过别人,据说有人觉得似曾相识。这明显是说我抄袭了。我掩饰着不悦连连声明。幸亏他们似乎还信任我,那篇东西也"准时"刊了出来。

  事后我才知道,所谓的"别人"是指散文女作家M。可我孤陋寡闻,以前并没读到过她的文章。此后,我格外关注起M与她的作品来,很快发现,M是个多产作家,报上经常有她的文章,而且,感觉中都是我"心中有、笔下无"的美文。
  我听说M出过散文集,无奈到处寻觅,始终没有着落,憾甚。

  我还听说M是一位编辑,只不知她在哪家报刊社工作。一直到去年初夏,我才听说M是省城H报的副刊编辑。当时我心下一动——为什么不直接向她投稿呢?可我又不无顾虑,M是知名的散文家,怎会看得上我的那些东西?我始终举棋不定。两个月前,又有一位文友同我说起M和H报,他也建议我可以去试一试,只不过,据他说,H报副刊上大多是名家之作,恐怕我的……听了这话,我反而下了决心。我知道M肯定能约到名家名作,但我从她的文章中我感知到,她不会是一个"唯名人"的人。

  我试着寄去了几篇短文。一个月后,我收到了一份样报。欣喜之余,我却惊讶地发现,信封上我的地址居然没有路名!是我自己马马虎虎漏掉了?我连忙打开电脑查看,乖乖,果不其然。因为与邮局交往较多,一般来说,我的邮件不太会丢失,但什么事总有个"万一"吧?过几天报社寄稿费来,万一退回去多麻烦。想了想,我决定给报社打一个电话,当然,我没有直接与M联系,我不敢打扰她,我怕她嫌我烦。
  电话很顺利地通了。说明了情况后,我放下心来。

  不料,十几分钟后,电话铃响了。我听见了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她居然说:"我是M……"接着,M很和气地问我,是不是她把我的地址弄错了。我连忙解释,不是不是,错全在我。后来,M又同我聊了好些话。不过,我没有主动提及拙作,她却说了。她说我的文章不错,其余的几篇她都留着。我说我怕自己的东西不适合她的版面,可她说适合的……最后,M说有事情会再与我联系,反正她有我的电话号码。

  搁下电话,心却不能平静。 我感觉到自己以前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我一向不肯与名人打交道,不是不愿,是不敢。我总以为,我这样的轮椅人,与普通人打交道尚且有自卑感,更何况面对名人?但是,说心里话,我也有几位敬慕者的。学写作许多年了,总觉得没有长进,非常渴望能结识几位名家,请他们点拨一二。可是……
  突然我想,应该说服自己换换脑筋了——名人,也许真的是很容易走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