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想给海迪写封信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路远迢迢"地订阅《齐鲁晚报》?原因很简单,她"好看",而且,山东有位我所钦佩的人——海迪。我希望能在她"娘家"的报纸上读到她的最新作品。

  第一次"认识"海迪,是在1982年10月26日的《中国青年报》上,我被那篇《解冻了,爱情的冰河》感动了。我想立即给她写信的,可是终于没有。我不敢。

  翌年的早春,中央电视台"突然"播出了海迪作报告的实况。这回,更是让我激动得无以复加。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因了一个"学海迪"的念头,我寝食不宁。

  那一年,"学海迪"的活动风起云涌,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不少海迪式的人物。我们这个小地方似乎也不甘落后,有人莫名其妙地"发现"了我——仅仅因为我是一个患关节炎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轮椅人。于是,"学习张海迪事迹展览"里,居然也挂上了我的照片。

  我跟着海迪"出名"了。记者找到了我,我却无以应对。虽然像海迪那样,我也有过"残疾人三部曲"(学医自救、学外语、学写作)的经历,可折腾多年,一无所获。当然,这难不到有着生花妙笔的记者,他说,要的是一种身残志不残的精神,于是,一个明显不是我的我出现了。读了原稿,我苦苦恳求记者不要拿出去,终于没能劝住。幸亏后来那篇文章没有刊登出来,据说是文中的"我"没有"成绩",不宜宣传,我才躲过了无地自容的窘境。只是,当时的县报还是登出了我的一张照片,说我是什么"多年来一直刻苦学习各种科学文化知识……"看着令我直冒虚汗。

  不夸张地说,那时候我几乎天天都想给海迪写信,说说我的爱好,说说我的向往,也说说我的苦恼。我相信海迪会愿意做我的朋友的,毕竟我们是"同命人"。但我始终没有。我知道海迪每天都会收到全国各地无数的信件,不要说回复,恐怕连看都看不过来……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的"没成绩"。学医自救,终因发现自己的病已不可逆转而放弃了。学外语,虽说曾经发过几篇译作,可找不到更多的"原稿",也只能不了了之。剩下的只有一条路——学写作,可那又是何等的艰难啊。我只读过两年初中,天资又笨,学练十年,一文不名。我沮丧过,失望过,但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我心中有个实实在在的榜样在。海迪,她的苦和难肯定要比我深重得多。我虽不敢奢望有她那样的成绩,但起码不应该甘心做一个完全的废人。再怎么说,我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1990年以后,我的文章终于开始在报刊上出现了。这些年,我还写了一组以《轮椅上的歌》为副标题的系列文章,那里面记录了我的经历和梦想。当我得知海迪出版了一本题为《轮椅上的梦》的长篇小说时,那种兴奋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两个相似的题目不正说明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吗?我一直关注着海迪的书,我这里已经有了好几本她的著作了,比如《闪光的生活道路》、《生命的追问》等,当然也有《轮椅上的梦》。

  近来,星期三的《齐鲁晚报》一到,我都要迫不及待地找《青未了》副刊上的《海迪和乡村小姐妹》。我已经并还将继续把她们一一输入了我的电脑,有一天,我会把她们打印出来,装订成册。我希望可以将其送给海迪。
  我又想给海迪写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