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我被"劫持"了……




  上网伊始,心下便打定主意:不去聊天室。然而,我终于禁不往好奇心,去偷觑了一下。接下去的事,就难说了,几乎天天都要去那儿报个到。

  当然,有一点我是坚持的,那便是"我们的力量在于说真话——即使在网上"。不管对哪一位网友,我始终坚持坦陈一切。我觉得,网络其实也是个真诚的世界。

  周末晚上,茉莉花茶上我这儿来玩。见我正在上网,她二话没说就要我找个聊天室进去看看。我依言进了镜湖聊天室。里面有十几位热火朝天着。我向大家打了个招呼:"大家好!"很快有人来回答了。茉莉花茶见状,不由分说地从我手里抢走了键盘。一不小心,鼠标被碰落在地。摔坏了!任我怎么摆弄,光标就是不动。我看见显示屏上聊友们不停地跟我"说话",可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我的灵魂才刚出窍,看得见听得清亲朋好友在叫我喊我,我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我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无所依傍的孤魂野鬼。

  次日下午,茉莉花茶买来了一只鼠标器"赔"我。插好了线,她又说要上网。自然还是进了镜湖聊天。这次人更多了。昨晚的人都在。我立马为前一天晚上的事致歉。还没等我打完一行字,茉莉花茶又把键盘抢了过去。我怕摔坏了鼠标,不敢与她争夺。她很得意,诡黠地笑着,打出了一行字:"大家好!我是梅芷妹妹。"我忙说"这可不好,他们知道我是男的,会笑话的。你起码得在'妹妹'前面加一个'的'字!"可她不理,轻轻一点,上去了。
  不出我所料,屏幕上顿时热闹了。不过,大家一定以为我在寻开心,只是也讲了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
  茉莉花茶又是一笑,轻点几下,屏幕上出现了几个令我倒抽凉气的字。
  我有些不高兴了:"你怎么这样?他们会怎么想?别闹了!"
  我努力仄过身去,把键盘抢到手里,迅速打下几个字:"刚才不是我,我被'劫持'了……"
  没容我再打下去,茉莉花茶又夺了过去,随即打出了一行字:"梅邪恶失恋了。"
  她把"芷"字选成了"邪恶"。马上有人作出了反应:"有这样的名字?"
  我倒是因之松了口气。聊友们也许会相信了,刚才真的不是我。大约我不会称自己是"邪恶"的。果不其然,屏幕上出现了几行字:
  "梅芷怎么啦?"
  "出什么事了,梅芷?"
  "梅芷,快报110、119、120……"
  可是,键盘在茉莉花茶手里,我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而她,却又打出了一行又一行令我不知怎么说才好的话……

  终于闹完了,茉莉花茶扬长而去。我连忙操起键盘,向大伙儿解释。可是,没有人再理我。突然,屏幕一闪,刷屏!我心里一惊,茉莉花的言辞肯定让网管大人生气了。也许只是他难辩真假梅芷,才不把我踢出聊天室。
  我只能悻悻下了。心里却好是担心。唉,叫茉莉花茶这么一闹,说不定我的一世清名就……
  要不要再想办法向聊友们解释呢?可是,谁会信我呢?我真的有点怕再进聊天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