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但愿再邂逅





  书店里,在一摞一摞的言情小说面前,我忽而想起电视台近日播映的一部琼瑶片,可一下子说不出片名来,问同行的弟弟,他也说不出。这时,旁边一位姑娘却开口了——"《梅花三弄》。"哦,对,就是《梅花三弄》。出于好奇,我叫弟弟找一找这本书。姑娘又说了:"不用找,没有的。《梅花三弄》是《六个梦》中的。""是吗?"我自言自语地问,"我怎么就没印象,《六个梦》我早读过的?"姑娘回答道:"不一样的,改了许多,就像《哑妻》、《婉君》那样,凭空多出了许多内容情节……"

  我转过脸去,注意地打量起这女孩来。她20来岁,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大凡初次见到我的人,眼神中总难掩饰一种讶异甚或恐惧。刚才我坐着轮椅招摇过市时,就有不少人跟见到不祥之物似的,唯恐避之不及。可这女孩没有。她就挨在轮椅近旁。姑娘手里捧着一本书翻着,很随意地看看我,双眼里闪烁的只是一抹平静和安祥。为她的清眸,自卑自怜的我心头一热。

  我觉得眼前的这位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我因之而产生了想结识她的冲动,简直就要向她作自我介绍并请教芳名了。兴许,我会又轻而易举地碰上一位不可多得的好"小朋友"。可我终于没敢唐突,我缺乏主动选择朋友的勇气,或者说是没有权利。
  以后的日子里,却老是想着这件事,老是想着这位素昧平生的少女。老是想着,倘若自己足够勇敢地与她多攀谈几句,将会有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她会不会突然杏目圆睁勃然大怒然后拂袖而去,而我则面红耳赤呆若木鸡无地自容后悔不迭?——好像不会,应该不会。如此钟灵毓秀的一个她,怎么会!

  那么,说不定她会又惊又喜了:"原来你就是……"?接下去,我们会满有理由地天南海北侃侃而谈,酒逢知己相见恨晚。兴许她还会说,她一向喜欢我的文字,而我则将发现,自己也正好是她的忠实读者。通过报刊,我们神交已久。
  ……

  很惭愧的,"想"了一天星斗,还不知那女孩是否已淡忘了那次邂逅,更不知她是否想得到有一个傻瓜会如此热闹地胡言乱语。我是不会忘却那短暂却永恒的瞬问的。我的心目中,她将是女孩中最善最美的一个。
  但愿我们还可以邂逅,因又一个极偶然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