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母亲要去西施殿




  诸暨人游西施殿是极平常的事,母亲却一直没有机会。她忙。

  母亲是教师,三十余年的心血几乎全耗在农家娃娃身上。平时,只有到周末,她才能步行20来里路回来一趟,到家时往往天已擦黑,次日午后就得匆匆返校。要是碰上特殊情况,那就说不准了。记得大跃进那会儿造石壁水库,老师们吃住在工地,硬是一个多月没回过家。正因为这样,小时候我不敢心存远足旅游的奢望,只向往母亲可以抽空带我出去玩上一天。可那半天工夫,买菜做饭以外,能派什么用场?母亲只能许诺,等到放暑假时……

  暑假到了,母亲要处理堆积如山的杂务,特别是全家的冬衣,必须在半个月内准备妥当。三伏天她只能躲在闷热的小阁楼里拥着暖烘烘的棉絮飞针走线,哪还有闲心思顾及其他。

  在我儿时的印象中,母亲是不喜欢外出的。八十年代初,有一次学校组织老师去苏州无锡旅游。这次短暂的苏锡之行,竟一下子激活了母亲的游兴。回来以后,她一遍又一遍讲述着所见到的一切。从她兴致勃勃的言谈之中,我蓦然醒悟,原来母亲也是很"贪玩"的……

  当时,母亲已临近退休,于是她开始美滋滋地盘算起退休后的旅游规划来。她说,泰山绝顶庐山险峰之类凭她的气力恐难涉足,但秀色甲天下的桂林是非去不可的,有条件的话她还想去西双版纳。母亲说这些时的飞扬神色每每令我感动不已。

  83年初,母亲真的退休了,可她对自己的承诺却没能实践,因为她更忙了。每天早晨,她总是第一个起床,匆匆洗漱完了,就开始周而复始的忙碌。"买汰烧"说说轻巧,长年累月地做起来却是很烦人累人的。为赶做午饭,不误家里人上班上学,母亲的上午十分紧张。下午会有点余暇,但只够对付着看几张报纸。只有到《新闻联播》完了之后,母亲的忙碌才告一个段落。靠着躺椅看电视,是母亲一天中最惬意的享受。
  母亲就这样又忙了十几年,可她无怨无悔,她说她是在"还债",忙工作时顾不上家,现在理应补偿。

  母亲的头发在操劳中已完全染霜,她的体质也日见衰弱,她很少再提及桂林山水了。我理解她的无奈,常常劝她放下一切,趁现在相对硬朗时尽可能地到处走走。可母亲似乎无动于衷。说到最后,她总是这么一句:"我本来就不喜欢走来走去。"
  前两天,几位朋友又陪我去西施殿了。回来后,我有意大加渲染,居然说动了母亲,她终于说下星期天要过去看看。但愿母亲能开心
。我还希望西施娘娘会触发起母亲更广泛的游兴,我得继续努力怂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