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手抄《红楼梦》





  1973年下半年,全国读红谈梦。一天,母亲的一位旧同事王亦文老师来闲坐,听说我对《红楼梦》心仪已久,神秘而自得地告诉我,她有一部,可惜残缺不全。我连忙央求她千万借我,一阅为快。王老师热情豁达,二话没说,一口答应。

  王老师的《红楼梦》原有六册。文革初期横扫四旧时,为免惹祸,她主动把旧书付诸一炬。最后烧的是《红楼梦》,第一册丢进火堆时,她心痛欲裂,泪如泉涌,猛然抱住余下的五册,逃也似地退得老远。她无论如何不允许自己再烧下去了……
  摩挲着书封面,王老师不无感慨地说,早知道毛主席他老人家对《红楼梦》有那么高的评价,杀了我也不会学林妹妹去"焚稿"的。

  用当时的眼光看,那书确实够"黄"。书页黄里发黑,繁体竖排印刷,最可骇的是扉页上赫然印有"民国"等字样。不过,我顾不了这些。只是此书有尾无头,毕竟美中不足。正动着上哪去借来完璧的念头,及时雨来了——王老师又特意替我借来了一本,是解放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第一册。

  邻家女孩晓晓知道我在读《红楼梦》,求我也借她一读。晓晓也嗜书如命,拗不过她的软磨硬泡,少不得依了,只千叮万嘱小心为要。偏偏小心出了事,几天后,晓晓愁面苦脸地告诉我,那本第二册丢了,屋角屋落找了个遍,就是没有。晓晓急得直哭,我更是不知如何是好,想骂她又不忍,好几天茶饭不思。如何向王老师交代?买一部赔她?但那时根本无处可买。

  考虑再三,才有了一个下策:抄!将手抄本赔给王老师。新版第一册的内容正好与旧版前两册相同,我可用蝇头小楷以原书每页15行每行40字的格式将前四十回全部竖着抄下来,最后依样钉成两册。

  半个月后,王老师来了。我期期艾艾地作了坦白,只是没有供出晓晓来。果不出所料,王老师大惊失色。我连忙捧出正在进行的"工程"请她过目。她愣了半天,摇摇头。"算了,就当那时我迟后悔了几秒钟。"她苦笑笑又说:"别抄了,怪累的。"

  当时晓晓的哥哥目炎目炎也在我家,可他一言不发,神色却有些怪异——也许这事毕竟与他妹妹有关之故吧。目炎目炎在外地工作,那天是回家休息,后来却又当天赶往外地。次日返回时,未及进自己家门,先来找我。我这才知道,上一次他回家休息时,见了那本书,没问来路便"借"去看了……
  我松了口气。

  完璧归赵之前,我还是抄完了四十回书。结果王老师却不肯收下。1983年搬家时,因我已有了一部《红楼梦》,就将那"手抄本"扔了。现在想来,着实可惜。
  目炎目炎如今是以"龟鳖丸"而闻名遐迩的"养生堂主",不知他还记不记得这桩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