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矿石收音机





  我念初中那会儿,正时髦一种极其简单的玩意儿——矿石收音机。它不需要电源,耳机在内也不过四、五个零部件。班上的鲁毅就有一只,听说是自己装的。每天夜自修一下课,他就迫不及待地溜回宿舍去摆弄收听了。瞧着他那副美滋滋的陶醉相,直把我嫉妒得要死。。

  矿石收音机的零件很便宜,拢共七、八元钱足够。当时父母每月给我10元钱,除开伙食费,还有三、四元钱可作零花。只要不吃零食不买书,不消三个月就可以节省出一只收音机来。

  钱凑够了,便兴冲冲地往电器店跑。到了店门口却犹豫了:买来零件后谁给装呢?正踌躇着,见阿鹏从里头出来,忙迎上去与他攀谈。阿鹏是我同班同学,他知道我的目的后,直怪我不早告诉他。据说他表哥对无线电特别精通,找他是闲话一句。阿鹏说零件什么的他表哥全有,保证价廉物美,保证不出三天就可让我听上收音机。我自是欣喜不已。

  两天后,阿鹏果真将一只矿石收音机送来了。他说换了别人,光工本费至少也得十二、三元,因为是我,就特别优惠,出10元就行。见到那只漂亮的小匣子,我早已忘乎所以,连忙将钱全数付清。

  放学后,拉上鲁毅就往宿舍里跑。我要向他借用一下天线试试。我把收音机的来历如此这般地讲了一通。鲁毅捧着收音机认真端详了半晌,说我一定上当了,这种玩意儿谁都会装,根本用不着10元。他还说这收音机是用旧了的。在鲁毅的指点下,我果然发现好几处角落缝隙里留有没擦拭干净的污垢。

  几天后,阿鹏有了一只带喇叭的微型半导体收音机。鲁毅说,一定是这小子以旧换新了。我有些愤愤不平,但还是没有听从鲁毅的劝告把收音机退还给阿鹏,因为我喜欢那只矿石收音机。我只是没敢在宿舍里也架上一杆天线,当时已临近期末,我怕影响学习。

  暑假里回到家里,头一件事便是架设天线。当耳机里传来清淅悦耳的音乐时,我乐得不行。这收音机伴我度过了一个愉快充实的盛夏。开学了,我考虑再三,终于没将它带到学校里去。初三了,功课会更紧更难,我对我的自制力缺乏信心。
  没多久,我因病辍学。那段孤寂的日子多亏了矿石收音机帮我排遣打发。

  次年夏天,有一次我去医院,途中撞见一队戴高帽子游街的"牛鬼蛇神",其中有一个老头的罪行居然是"利用矿石收音机收听敌台企图叛国"。在震聋发聩的口号声中,我的双腿不时发软发颤。好不容易踉踉跄跄地蹒跚着回到家里,我狠狠心把那心爱的宝贝砸了扔了,但心还是怦怦然跳了好几天。万幸的是似乎没人留意到我家窗口那蛛网天线的突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