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头发的故事




  参观完公安展览,满以为可以直接回家了,班主任张老师却突然宣布:回学校去,还有话说!

  极不情愿地回到教室,已是黄昏时分。张老师满脸凝霜,目光冷峻,扫视了我们老半天才开腔:"今天在展览会上大家都看到了……"看到什么了?我们面面相觑。张老师顿了一下,又说:"我们班上,也有类似的……流氓行为,打女同学辫子的主意。"

  同学们骚动起来。展览会上有件实例:一个流氓经常在公共场所剪人家女孩子的长辫;这家伙被抓住后,就被判了15年刑。也许大多数同学不会明白张老师所指何人,但我猜到了。瞥了一眼左前方的一个空位子,我心里格登了一下,果真是L。

  不过,我不相信L会是什么流氓,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喜欢调皮罢了。有一天上地理课,前排的Y甩了甩头,长长的一条辫子搁在了L的课桌上,L似乎笑了笑,从铅笔盒里取出一把小刀,来来回回地在辫梢上割了起来。不知是刀子太钝,还是头发太韧,好一会儿也不见割断一根。Y的头微微动了动,辫子溜了下去。L好像叹了口气,无意似地回过头来,发现我正在注视着他,不无尴尬地笑笑。
  不知是谁告的密。我心里有些担心,L会不会怀疑我?我是知情人,有告发他的嫌疑。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张老师大声喝道:"都给我写一张纸,要么坦白自己做过的坏事,要么揭发别人。半小时内交卷,不得有误!"
  我想不出别人做过什么坏事,哪怕是L;能写的,似乎只有"坦白"了。可坦白什么呢?难煞我也。

  我总算写好了"坦白材料":上星期三,我在操场上拾到三元钱没有交公——我没有造谣,只不过那钱是我掏手帕时不慎从自己口袋里带出来的。也算"黑色幽默"。
  L的事仿佛很快被遗忘了。L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他甚至还当他的学习委员。我却一直对张老师耿耿于怀,尽管他是我极尊敬的。我总想不明白他那样做的理由。

  一直到"长大"以后,有一回碰到张老师,我忽然问起这件事。他沉吟着,终于告诉了我。据说,起先他并不清楚那事是谁捅出去的,只知道参观那天有人直接找校长反映了。校长很生气,责令张老师严肃处理。张老师也不信L这样品学兼优的学生会是流氓,但还是狠狠批评了他一顿。从那些"揭发材料"中,张老师弄明白了,找校长的是N。

  公正地说,N也极聪明,只是不那么安稳,好妒贤嫉能,唯恐天下不乱。两年后,"文革"开始时,斗老师整同学数他闹得最凶最狠。因Y不"听话",他恼羞成怒,竟将这漂亮女孩剪成了光头。又过了一年,他在武斗中丧生。
  至于L,现在已是某大学的教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