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表妹的蚕宝宝




  那时我刚上初中,学校离外婆家不远,我几乎每星期都去那儿找表妹玩。表妹叫小旎,小我四岁,活泼可爱,特崇拜我。

  五月初的一个下午,我又去找小旎。她正伏在桌上摆弄什么,见到我,漾开了满脸的笑。我走过去一看,她在喂蚕,纸盒里有十几条大大小小的虫子在蠕动,桑叶只剩下丝丝缕缕的茎脉了。小旎告诉我,她正等着我带她去郊外采摘桑叶。舅舅家规矩严,不许小旎独自出去。不过舅舅极放心我,果真只叮咛了几句,即刻欣然放行。

  桑叶很快采到了,只来回跑了七八里路。回家路上,小旎兴致勃勃又念叨起她的小宝贝来。据说那是她用好几本小人书向同学换的。这让我忽而想起另一位表妹红。红是姑妈的女儿,才五岁,看见邻家小孩玩蚕宝宝,吵着也要。祖母被闹不过,命我找几条回去。
  我问小旎肯不肯让三二条出来。她居然很爽气。可一听是给红的,立马嘴巴撅得老高:"不行!我干吗要给她?"
  看着小旎的神气,我觉得很好玩,便有意逗她:"别这么小气好不好?你要是不肯,待会儿我可自己去捉了。"
  "你敢!拿我的东西拍马屁,不要脸!"

  其实我有几个同学家住在农村,弄几条小蚕应该不成问题。况且我也不想真惹小表妹生气,就找软话哄她,可她不卖帐,好半天不理我。快到家时,她才可怜巴巴地问:"表哥,你跟她好还是跟我好?"
  "一样的,"我忍着笑说,"你爸爸是我舅舅,我爸爸是她舅舅,当然是一样的啦。"

  "不行!我就要你说你跟我好不跟她好。"小旎撒起娇来,仿佛要流泪。我只好妥协:"好好,跟你好跟你好,行了吧?"到底还是小孩,立马多云转晴。

  三天后,上学路上碰见外婆。老人家告诉我,那天我走后,小旎发现少了一条蚕宝宝,又哭又闹,一口咬定是我偷去给红了。我急得要命,发誓赌咒不已,恨不得立即找小旎解释清楚。偏偏那几天正期中复习,连星期天都不得闲。
  没曾想星期一放学时,小旎居然背着书包守在我们学校门口。看见我,她急忙跑过来红着脸说:"表哥,昨天你为什么没来?你生气了?"
  "没有啊,"我赶紧说,"不过我真的没偷蚕宝宝。"
  "我知道……"小旎小声说。然后,她又嗫嚅着告诉我,前天下午她整理书桌时无意间发现,玩具小船的风帆背后竟挂着一个白生生的蚕茧……

  许多年过去了,说不定小旎早已忘了这件小事,可我没有。我甚至有点后怕,倘若那个蚕宝宝爬到小旎找不到的地方去结茧,她的幼小心灵会不会烙上一道不可磨灭的可怕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