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乘夜车




  小学毕业后,去祖母身边念初中。人高马大的一个,居然还得由父母护送,觉得好没面子。极向往有一天可以独自乘车旅行,最好是夜车,肯定十分惬意。

  好不容易捱到国庆放三天假,思亲心切,加上正好实践一下独来独往的企望,我顾不得祖母的再三劝阻,草草吃罢晚饭,喜滋滋兴冲冲赶到车站。在巨大的列车时刻表下研究了半晌,才弄清那趟夜班车九点出发。正好!

  很便当地买了车票,见时间还早,便在候车室找了个空位子坐下。左右前后的人差不多都闲聊着,也有几个在打盹,头一点一点的,很有趣。有一个干脆霸着整条长椅,头枕旅行包侧卧着。他微张着嘴呼呼吹气,腮帮子上淌满了口水,让人看着好笑。一会儿,有位穿制服的很坚决地摇醒睡客,问他乘哪一班车,那人睡眼惺忪地不知咕哝了句什么,又倒头大睡。

  没事可干,很不可思议地以凝视那木然的睡脸作消遣。心下嘀咕,这人也真是,万一误了钟点怎么办?这么一想不打紧,自己先吓了一跳,待会儿我会不会也一样睡着了?我很清楚自己,平时在家里,半夜里父亲喊我起来,人坐直了,脑子却老半天反应不过来。都说我睡性好,迷糊过去后扔进水里也照睡不误。

  我很早就懂得"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道理了。万一在车上睡着了,谁来叫我?等我醒过来时,天知道火车会带我到哪一个陌生的所在。我又走向时刻表,查明那趟车终点站是上海,也就是说,明天一早,我有可能一不小心就变成"上海人"了。上海是我一直神往的,可到底……

  我怕了。眼睛盯着那个无忧无虑的梦人,思想斗争无比激烈。怎么办?是冒一次险呢还是索性打了退堂鼓?足足踌躇了个把小时,我终于重新走向售票窗,结结巴巴好一会儿,才可怜兮兮地退了票。
  回家后,把祖母笑了个半死。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十点多,有人叫我听"传呼电话"。迷迷瞪瞪赶去一听,是父亲。原来父母没在我"预告"的时间接到我,以为是他们的儿子闯了大祸。
  许多年后的今天,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屏听了,惹她笑出了泪。她笑我太傻,换了是她,就决计不会退票。
  "可我怕万一……"我仿佛还心有余悸。
  "怕什么万一,"她打断我说,"有万一更好,那你正好可以在上海玩上几天,你不是总抱怨没福气去过上海吗?"
  我一怔,可不是?因了这一身病骨,我的"足迹"未曾出过百里之外,如果有那么一个"万一",作兴真的会少一个终身遗憾了。
  "只是,那会把父母急出病来的……"
  "真笨!"屏笑着说,"你不会给家里打电话或拍电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