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拾起记忆无限





  同大多数读者一样,我对报纸上琳琅满目的广告也总是若视无睹的。前几天,《诸暨日报》上"勤+缘"那则"为您免费修复老照片"的启事,却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修补岁月破碎记忆……"本身,就惹得我追思如潮,不能自已。

  我有许多朋友的照片,自己的却少得可怜。老树疙瘩似的一个,有碍观瞻,不照也罢;唯有一张18个月大时的照片聊可敝帚自珍。记得当年父母工作忙,把我寄养在外婆家。母亲在绍兴乡村教书,每周能见上一面。可父亲已经调到诸暨,想见又见不到。这才有了我生平头一回的岁月留影……

  满怀侥幸的希冀,翻箱倒柜地找了半天。啊哈,真的在也!可照片上穿着棉布袍、戴着瓜皮帽、骑在木马上、胖嘟嘟傻乎乎的小男孩是我吗?应该是的,有背面姨妈"捉笔代刀"的字迹为证:"爸爸,这是你的儿子。你看我长得多么天真活泼!爸爸,你想我吗?"五十年弹指一挥。岁月无情,时光老人粗糙的手早已将照片锉得面目全非,这,还能修复如初吗?

  与"勤+缘"的老总有过一面之缘。素不相识倒也没事,说熟不熟说生却也不生的最尴尬了。我去修复照片,尽管可"凭此广告……",也有"打秋风"之嫌呀。看着霉迹斑斑的照片,我犹豫了。可我实在是太想再清晰地看看孩时自己那白白胖胖傻傻乎乎的模样啊!

  "勤+缘"离我家不远。这天,阳光灿烂,弟弟推我出去。轮椅经过东湖路,我不时下意识地抬头打量那块见过无数次的招牌。快到大桥路口时,却见一位女士边走边冲着我笑:"梅芷?"我有些疑惑:"你是……"她不答,只伸手朝前指指:"去我那里坐坐?"我这才猛然想起,她不正是"勤+缘"的老总吗?我连忙婉谢,她的公司在楼上,轮椅上不去。她却二话没说地用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的,下来了四五位年轻人,把我抬到上了二楼。

  我算是做了一回刘姥姥。依我想像,广告公司嘛,最多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一张桌子几个沙发罢了,没想到"勤+缘"这么大!老总领我四处参观,最后到制作室看技术人员修复照片。有一位还特意让我看当年毛主席接见洛阳舰官兵那张珍贵留影的修复效果。末了,老总问我:"你有没有旧照片?"我踌躇了片刻说:"有是有,但不珍贵,而且……""带来了吗?"我摇摇头,脸有些发烧。她说:"没关系,你拿来好了。哦不,我去取,你出来不太方便……"

  翌日上午,老总果然来了。她仔细端详着照片说:"这张照片还不珍贵吗?你看你小时候多好玩!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分明充溢着对未来的美好向往和憧憬呢!"

  现在,修复一新的照片就在我面前了。我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代——坐在木马上,摇头晃脑唱着那首老掉牙的歌谣:"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脑袋,真奇怪,真奇怪!"据说我小时候最喜欢唱《两只老虎》,遗憾的是,几十年来,我的脑子里却是一点影子都没有……

  凝视着18个月的自己,我突然觉得记忆的闸门渐渐打开……我想起来了,儿时的我,真的好幸福,不仅仅因为有许多人宠着爱着疼着,更重要的是我多健康啊!虽然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营养品,那个胖啊,别提多惹人喜爱了。嫩藕似的小手臂上,天天都是牙痕累累、乌青斑斑——这是让人"咬"的、"拧"的。那年绍兴市评选健康宝宝,我还得了二等奖呢!
  我使劲地盯着"自己"的脸,泪水流了下来,不知是眼睛涩了,还是……
  不过,我心中有的却是欣慰与满足,这张崭新的旧照片为我拾起的何止是记忆本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