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同 桌





  小学六年级,一位叫文的女孩成了我的同桌。名如其人,文正是班上最文静的一个,平时说话细声细气的,开始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在她面前大声讲话,唯恐吓坏了她。可慢慢的,我却领教到了她"野蛮"的一面。她玩的一些小把戏,让你嚷也不是骂也不是,哭笑不得。

  在桌子上划"三八线",一般是男生欺侮女孩子的伎俩,有时候两个男生之间也会因之"爆发战争"。谁想得到,文居然也会这一套。那天,她用指甲在课桌中间划了一条细线,然后申明,未经她的允许,不可以越过此道防线。我疑惑地看看她,心里颇不以为然,却也没有作声。上课时,我向来非常小心,碰上马失前蹄,那就倒霉了。文当然不会像男生那样,出其不意地猛然一拳。她只轻轻地用自己的拇指摁住我手臂上的一小块皮肤,随即使劲向桌面压。但没等我失声喊叫,她已然没事人似的正襟危坐了。受女生欺侮,是很没面子的事,我只能哑巴吃黄连,任自己左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挂着花。有时候,真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可她是女生,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优势。唉,我只能叹一口气,谁叫我是男子汉呢。

  有一天午睡。我因故迟到了一点,教室里静悄悄的。文伏在桌上,一动不动,还发出轻轻的鼾声。我想进去,可她的身子将整个座位占满着,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我又看看自己座位右边和后面,三位女生似乎也都睡得很香。若要突破包围圈,至少得叫醒她们中的一位。我很怀疑她们在联手捉弄我,可又没有证据,只急得我团团乱转。突然,文抬起头来,调皮地看着我的尴尬相,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下可好,前前后后的几位女生也都窃笑不已。

  文很"霸道",但也不只一味地捣蛋。说真心话,更多的时候,她还是十分温柔的一个女孩。她很细心,也很大方。平时我无论碰上什么困难,她都想方设法地帮助我。女孩子爱吃零食,她也一样。每次吃那些女孩子永远吃不厌的东西,她总不忘给我一份。起初,我不肯要,可又无法拒绝她的热情,更怕一味推辞反而惹人注意,少不得"不吃白不吃"了。有一回自修课,她突然拿出一张照片说,给你!我吓了一跳,我们那时候,男女生之间送照片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我下意识地一看,才发现是当时十分流行的《小曲好唱口难开》的歌片。不过,我也没敢要,让同学们知道了,这算什么。她却不依,摆出柳眉倒竖的一股凶相,轻轻地"威胁"我,你要不要,到底要不要?我没吭声,以沉默作答。她又换了一种口气,你收下好不好,同学一场,留个纪念好不好?我一想,也是,快毕业了……
  后来,我常常傻想,当时她是想送玉照的也未可知,无非是……她在那张印着《洪湖赤卫队》剧照的歌片背后写的那些文字,与少男少女们互送照片时的留言毫无二致。

  最让我感动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我从小皮肤就白,有一个"白脚梗"的绰号。在"千万不要忘记"的年月,这可是很带侮辱性的称呼,我时常因此感到羞愧。班上同学,大约就文一个人从不那样叫我。有一天早晨,我走进教室,听见几位同学在我们座位旁争论着什么。我走了过去,正好听见文说道,反正以后谁也不许叫他"白脚梗",否则,你们小心!我的心为之一颤,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又听见文说,我看有些人想白不白不了呢……
  现在想来,我的这位同桌女孩太有预见了,如今又有谁不以白为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