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半斤甜酒酿




  那是一个初春的星期日上午,我去父亲那儿取他买好的菜。除了满满的一篮子外,父亲还给了我一本《欧阳海之歌》。
  回到家里,发现篮子里有豆腐干,便软磨硬泡求祖母让我生吃一块。说出来难为情,那时候我特馋,而豆腐干又是我最中意的"零食"。

  祖母同意了。于是,我摊开《欧阳海之歌》,一边阅读,一边细细品尝那咸滋滋鲜透透的"美食",好不惬意。我很快被欧阳海悲惨的童年经历吸引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忽听祖母吃惊地叫道:"你怎么把豆腐干全吃掉了?"我一愣,看看手上的豆腐干,不无疑惑地说:"没有啊,这不还有半块吗?"
  祖母不理会我,把篮子里的菜一古脑儿全倒在桌子上:"你看看,只有一块了。"
  我更讶异了,再次看看手上的豆腐干,期期艾艾地说:"可是,可是,我就吃着这一块……"
  "你神昏了,看书看入了迷,伸手一块,伸手一块,还会有数?"她说,"要不,半块豆腐干会这么经吃?"
  祖母见我不吭声,又分析道:"你想想,你爸爸会只买两块豆腐干?"

  这倒也是。那年月豆制品是凭票供应的,一张票可以买六块豆腐干,父亲应该没有理由只买两块的。可我不相信自己会"入迷"到如此地步;况且,豆腐干并不是摊在桌子上我唾手可得的地方,我若再去取的话,必须把手伸到篮子里去"挖",这对"沉迷"于书中的我,显然是不合情理的。
  祖母却固执己见,对我的辩白充耳不闻。

  我很伤心,一时又找不出充分的证据为自己正名,只好说等中午问父亲。我是胸有成竹的,因此很坚定地向祖母"挑战":要是父亲真的只买了两块豆腐干,怎么办?
  祖母很爽气,笑着说:"赌半斤甜酒酿!"
  "好啊!"我乐了。甜酒酿又是我最中意的。我怕祖母会"耍赖",坚持要她同我击掌拉勾。
  午饭时,见父亲夹起一筷芹菜炒豆腐干丝,我不失时机地问他,早上他买了几块豆腐干。
  当然是我赢了。原来,卖豆制品的是父亲的熟人,他为父亲开了个小小的"后门"。
  我狡黠地朝祖母挤挤眼。
  祖母没有食言,她还在甜酒酿里煮进了一个鸡蛋。不过,我其实并没有"赚",早在前一天晚上,祖母就答应过要给我买半斤甜酒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