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种南瓜




  那天午后,我在自家门口发怔,乔娅挽着一只小竹篮过来邀我一起去掐南瓜脑头。我正无聊着,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二话没说便随她去了。

  乔娅是我同班同学,父母大约是右派,去很远的地方之前,将才七、八岁的爱女扔给了人家。养父母体衰多病,挣不了几个工分,日子过得很艰难。他们没地方住,借了一间废弃了的牛舍栖身,连"家徒四壁"也谈不上。好在乔娅懂事,一有空不是打猪草便是捡柴禾。闲着无事时,我经常帮她干点什么。别看乔娅生活苦,她却很乐观,跟她在一起,常能被她的快活感染,觉得世间一切都那么美好,觉得人生本就该这么嘻嘻哈哈蹦蹦跳跳。

  乔娅告诉我,南瓜藤蔓顶端有半尺来长的"脑头",很嫩的,采来可以当菜吃。藤蔓上果实累累时,怕影响南瓜生长,不能掐脑头,可现在南瓜已经"败蓬",不碍事了。

  一路过去,倒有不少南瓜地。乔娅牵着我的手踮足踏进瓜畦察看。地里的南瓜差不多已经摘完,爬在地上的藤蔓瓜叶也几乎全枯干了,哪里还有嫩"脑头"?我们转悠了老半天,只掐了十来截半老不嫩的。乔娅不免有些沮丧。我也觉得没趣,怂恿她干脆摘几个南瓜回去,也不至于虚此一行。可乔娅坚决不同意。她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反正就是不同意。

  傍晚时分,我们才好歹掐了浅浅半篮。回家的路上,我大讲《西游记》中刘成献瓜的故事。乔娅则说了自己:小时候她是常常吃南瓜的,最喜欢的是"南瓜饼",糯糯甜甜的。听得出,南瓜于她显然是最了不起的美食了。我突发奇想,我们为什么不自己种南瓜呢?乔娅听了一愣,马上欣喜不已:"是啊是啊!"可惜时已晚秋,还种什么?

  次年春天,我们早早地在牛舍外挖了几个坑,上好基肥填好土,最后买来五棵瓜秧,郑重其事地种上。开头,我劲道很足,几乎天天都跑去观察生长情况。可我这人只有"三分钟热度",没几天工夫,看都懒得去看一眼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乔娅把我拉到瓜地前。哇,简直难以相信,几条拉扯着屋檐的草绳上缠满了瓜藤,浓密的叶片掩不住朵朵金黄的小花,还有一个个圆溜溜的南瓜。我的热情顿时高涨起来,施肥、锄草、捉虫子,忙得不亦乐乎。

  乔娅舍不得摘嫩瓜吃。待南瓜相继黄了熟了,我们几乎每天都去摘瓜。收完以后一数:17个!乔娅要与我"二一添作五",我死活不肯要。我心里明白,这些南瓜是乔娅辛苦劳作的果实,我不配要;况且,我家吃食堂,给了我也没用。我建议她留下几个,把其余的全卖了换钱,她可以买些学习用品。都读五年级了,乔娅还从没用过书包。她没作声,认真地看着我,然后又认真地点点头。后来,乔娅果真背上了新书包,只不过是她和养母自己手工缝制的。
  这天放学后,乔娅交给我一个纸包。我拆开一看,南瓜籽!乔娅说可以留到过年时炒着吃。这次我没有拒绝。我挑了几粒特别饱满的瓜籽对乔娅说,明年我们还种。
  可是第二年,我们还没来得及育秧,那块地让房东抢先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