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压岁钱





  好不容易盼到了大年三十!一家子团团圆圆吃过分岁饭,是最开心的时刻了——母亲取出一叠面值1角的纸币,这是特地从银行兑换来的,号码都连在一起的新钞票,我和弟弟每人10张。可别小瞧一元钱,那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呐!

  一遍一遍地把压岁钱看了个够,便小小心心平平展展地将其夹在书页里,仿佛要珍藏一辈子。其实,我们早已把用场安排得停停当当了。我打算买《宝葫芦的秘密》和《革命歌曲大家唱》,弟弟则想把那套《铁道游击队》连环画配齐,他已有一大半了。

  大年初一是坚决不睡懒觉的。 一早起来,吃过两只大粽子——现在想来,那胃口大得也太不可思议了——拉上弟弟就走。上午10点还有一场学校组织的电影《扑不灭的火焰》,听说很好看,但我们得先去书店,书,永远是第一位的。

  兴冲冲跑出台门口,险些与人撞了个满怀。刹定脚步一看,乔娅!她似乎哭过,双颊通红,眉头百结,肩上挑着担,一前一后两只大大的麻袋。我不胜诧异:"你怎么……大过年的,干什么样呢?"
  乔娅家境窘迫,靠当挑夫的父亲卖苦力维系生计。平日里,乔娅和她妈也捡些废纸换钱贴补家用,麻袋里肯定是废纸了,难道……

  乔娅默默地看着我,半晌才开腔:"我爸病了,很厉害的,昨天连夜去看了医生,开了方子,可没钱买药。"说到这里,乔娅低下了头,"没法子,我想——可今天收购站不开门……"
  原来是这样。废纸才5分钱一斤,这一担充其量就三四十斤,能换几个钱?
  "我知道,"乔娅叹了口气,"药费不贵,就两块多,只是……"

  我高兴了,迅速取出那10张钞票递给乔娅:"这点钱我们有!"说着,我回头看看弟弟,弟弟倒也爽气:"乔娅姐,我也有呢。"
  乔娅有些吃惊,两只麻袋哗的翻落在地。她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要……"
  "怕什么呢?这钱我们没用的。"我拍拍口袋说:"喏,花生瓜子罗汉豆大大的有。"
  我们坚决把钱塞进乔娅的手里,拔腿就跑。突然,我想起一件事,回头大喊:"乔娅,快去配药,别忘了还有电影,好看极了——打仗的!"
  乔娅没有作声,双手捧钱,只一个劲点头。
  几天以后,我们还是买了那几本书——乔娅执意把钱还给我们了,同样也是连着号码的新钞票。我想,她肯定是特意从银行兑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