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阿 昌





  现在的学生娃几乎是一上学就都成了"少年先锋",可我们那时候,三、四年级还有一半没能入队。我们班的阿昌,险险乎到小学毕业还是个"非队员"。

  阿昌是我邻居。那时是二年级。一天,我们正一起玩着,小刚来了。小刚也是我们同学,不过他大两岁,一年级时就入了队当了班干部。闲聊了几句,小刚神神秘秘地把阿昌拉到一边说悄悄话。说着说着,两人开心地打成一团。我不便打听,是他们自己憋不住告诉我的,元旦近了,按惯例要发展新队员,据说阿昌有份。小刚还说要同阿昌一块儿去合影留念,以示庆贺。

  几天后,小刚在课间取出一张照相底片叫邻座看,那同学辨了半天也没认出底片上小刚旁边的是谁。同学们几乎传看了个遍,还是没人看出个所以然来。我当然心中有数了,凑过去看了看,却大吃一惊——那阿昌竟然系着红领巾!

  我回头看看阿昌,他似乎有些紧张,但并不失措。小刚则很镇静,显然以为别人的眼睛不会那么亮,我心里暗忖:我若点破了会怎么样?不过,他们看来是胸有成竹,谅我也不敢。

  最后让班长岳小泠看出来了。教室里顿时沸腾起来。班主任王老师进来上课了,教室里依然群情激昂。在王老师的追问下,岳小泠口齿清晰地叙述了一遍情况。王老师神色凝重,命令小刚将照片连同底片统统缴出来。小刚只得乖乖照办,并承认是他怂恿阿昌的,玩玩而已。

  下午有节班会课,正好讨论此事。同学们一致认定这是一种不诚实不道德的恶劣行径,与少先队员的光荣称号格格不入。小刚当场被撤销了劳动委员的职务。阿昌则没有能被批准入队,以后的每次入队仪式也都与他无缘。起初,每逢公布新队员名单,阿昌的眸子里总闪烁着那种希冀与企盼的光,渐渐的,他失望了。一直到小学期间的最后一个元旦,已长得人高马大的阿昌,才鹤立鸡群地出现在新队员的行列中。
  其实阿昌是极优秀的,读初中时,他头一批就加入了共青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