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推车记





  十来岁时,每逢星期天,都要同二弟一起去看望寄养在乡下的小弟。想早点见到小弟,总是一大早就出发赶路,可走不到半道上,又忘乎所以。路旁的青蚱蜢红蜻蜓,堤岸的野菊花蒲公英,田里的小鱼虾小青蛙,牵牵绊绊的,人家大半小时的路程,到我们脚下,每回都得用半天工夫对付。

  小弟是早在村口翘首以盼的。兄弟仨见面时的亲热劲,如今想来,肯定很是感人。然后,我们上山采野果,下田拾稻禾,攀树逮鸟雀,涉溪捉石蟹。满世界都是我们欢笑奔跑的身影。
  疯够了,天色便也差不多,只得与眼泪汪汪的小弟道别。恋恋难舍,一步三回。那时节,忽而觉得回城的八里路是多么漫长。
  一个深秋的下午,和往常一样,回路上,我们早已没了玩的兴致,只顾没精打采地挪动沉重的步履。
  一路上,那时还没有汽车,只有一辆接一辆的手拉车从身边经过。二弟突然说,要能坐车多好。
  就是。我看看旁边的运粮车,伸手推了一把,心里却不由一动——推着车一路小跑的,
  很快就可以进城。二弟也觉新鲜,跃跃欲试。

  回头看去,一长溜的运粮车起码有二三十辆。等到最后一辆过来,我向二弟使了个眼色,一左一右地在车后推了起来。拉车人显然感觉到了,直起身回头察看,可我们的"力量"容不得他迟疑。我们勇往直前了。
  那才叫带劲!我们嗷嗷叫喊着,很快赶上最前面那辆车,转眼之间,又超过一辆……
  我们的举动引起了车夫们的注意,他们大声向我们的车主打趣。我们不理会,一心只想超过最前面的那辆车,我们要把他们统统甩到后头。
  不知过了多久,那叔叔连声喊道,歇一歇,歇一歇。我不知出了什么事,连忙收步立定,抬头一看,哈,到太平桥头了,这么快!

  "小朋友,谢谢你们!"叔叔喘息着,一边擦汗,一边摘下车把上的水壶要我们喝水,我们连连摇头摆手。他看看水壶笑了:"那你们等一等。"说着,他朝桥头的水果摊走去。
  我惊讶地发现,叔叔的左腿特别短,走路一拐一拐的。我明白了,怪不得他落在最后。
  我迅速跑过去,拉住叔叔往回拽。我说我知道这粮车是到西门仓库去的,我们正好顺路,还是走吧。
  叔叔拗不过,只好又拉起了车。我们高声唱起了歌:向前向前向前……
  西门仓库就在眼前了,我与二弟异口同声冲着前面喊:"再见了,叔叔——下星期再见!"
  可是,我们再没有碰到过那位叔叔。后来见到的拉车叔叔,一个个全是陌生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