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打 赌




  阿成突然有了一把竹做的"日本指挥刀",一天到晚神气活现地劈来砍去,惹得我手痒难忍,几次求他借我玩玩,可他就是不肯。
  "小气鬼!"我悻悻然说,"我干爹要给我用子弹壳做一支手枪。"
  然而,阿成对我的话根本无动于衷,继续旁若无人地"八格牙路"着。我没咒念了,返身回家拿来两节甘蔗边啃咬边偷觑他。
  "真好吃,"我说,"干妈的甘蔗真好吃。"
  阿成凑了过来,若无其事地把刀交给我:"喏,你玩吧——我吃点。"
  我得意极了,把甘蔗往他手里一塞,挥动大刀胡乱舞弄起来,真带劲!
  只是,没等我过足瘾头,阿成把甘蔗吃完了。他伸手半抢地夺去大刀神气地说:"你一点也不像,瞧我的。"
  我心里窝着火,又不好发作,想了想,有了主意。我故意自言自语地说:"下午我要去干妈家呐,甘蔗荸荠还有年糕粽子要什么有什么……"
  "真的?"阿成果真来了兴趣,又将"指挥刀"递给我,"那我跟你一起去。"
  没曾想他会来这一手,我连忙说:"很远的,在乡下,有十多里路呢。"
  "怕什么,廿多里也不怕,不去小狗。"
  这怎么办?我不过是信口开河,连那甘蔗也是妈妈买的。当然我不能说松话,略一踌躇,我就一拍胸脯宣称:"好,一起去!"

  干妈其实是弟弟的奶妈,自己没有儿子,故而视弟弟如己出,对我也颇为爱屋及乌。那时三年困难刚刚过去,农村条件不好。可每次我去看弟弟,干妈总变着法子弄东西给我吃,倒也是实情。我忍不住又吹起牛来:"干妈一定会烧小点心的,信不信?"阿成摇摇头,眼睛里却分明有些馋意。
  "打赌来不来?我输的话,那支手枪归你。"我毫不羞愧地以子虚乌有作赌注,"可要是你输了……"
  "指挥刀归你!"阿成很爽快。

  小孩子脚头勤,十来里路转眼工夫就到了。干妈见了我们,喜欢得不行,连忙炒出过年剩下的花生瓜子来。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朝阿成挤眉弄眼。让我更自豪的是,干妈果真又端来了两大碗用青艾、糯米粉做的清明果。她笑眯眯地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们口福好,今天是清明节——来,吃清明果。"
  阿成傻眼了,我则乐不可支。
  告辞时,干妈又让我带上不少清明果,还有那些花生瓜子。

  一路上,我又说又笑,可阿成却闷声不响。我好生奇怪,停下来问他怎么回事。他低下头嗫嚅道:"那指挥刀不是我的,表哥只借我玩三天。打赌的事……"
  "咳,打什么赌博,我开玩笑的。"我很大度地拍拍他肩膀,然后从篮子里取出两只清明果,"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