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我们的秦老师





  四上年级的有一天早上,我刚走进教室,就发现气氛不对。同学们一个个全沉着脸,有几位女同学还在嘤嘤地哭。我忙问邻座的大虎,他横了我一眼,像是跟我赌气:"问什么问!秦老师被开除了!"我一怔,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说开除就开除了?看大家那副悲怆的样子,我想问却又不敢多说。

  做早操了,班长岳小泠带着我们懒洋洋地来到操场上。没精打采地做完规定动作后,平时不太露面的校长来了。他招呼我们班留下,把身边的一位女老师介绍给我们:"这是你们的班主任窦老师,你们要听她的话,不许胡闹!"

  窦老师很年轻,瘦瘦高高的,很尴尬地冲着我们傻笑。调皮鬼大虎突然喊道:"我们不要瘦精怪——向后转!"也真怪,大家居然很听话地转过身去。大虎得意了:"窦窦窦——豆芽菜!"吼罢,一跺脚蹿出队伍跑了。小孩子好模仿,40几人顿作鸟兽散。

  凭心说,窦老师也很不错的,后来我们很快喜欢上了她,可当时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头一堂课就上砸了,面对着我们的喧哗,她只有搓手赔笑的份儿。我们见她软弱可欺,下课后索性集体胜利大逃亡——找秦老师去!

  秦老师家有三四里地,但我们义无反顾了。浩浩荡荡开进那个不大的院落时,秦老师惊愕得不知说什么好。她不住地问前面的几个同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刹那间,哭声喊声大作。小泠挤到前头,抱住秦老师抽泣道:"秦老师,跟我们回去,回去吧。"同学们异口同声嚷:"我们不要豆芽菜!"秦老师明白了,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她勉强笑着:"同学们快回去上课,窦老师会着急的……听话,千万不要……"
  可我们哪里肯听,叽叽喳喳吵个不休,声称秦老师不回去,我们宁可不读书。

  不知道是着急还是激动,秦老师哭了,起先是无声的流泪,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当年秦老师不过是20几岁的一个女孩,现在想来,正是爱哭鼻子的年龄。也许是想掩饰自己的失态,她转身避进屋子里去了。

  我们吓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鸦雀无声。正不知所措着,校长和窦老师满头大汗地赶来了。校长满脸疑惑地瞅了我们半天,然后问:"你们秦老师呢?"没人吭声,最后还是小泠撅着嘴巴小声说:"在屋里。"
  秦老师终于同校长他们一起出来了。这时,秦老师已换上一脸微笑,只是眼睛还有些红肿。秦老师对我们点点头:"回去吧——我们。"
  我们胜利了!欢呼雀跃地回到学校里,已临近放午学。这天下午起,秦老师又和我们在一起上课了,不过,她只坐在后排,像个小学生。

  10来天后,秦老师还是悄悄走了。她留给我们一封信。这时我们才知道,秦老师是代课教师,"正式"的来了,她理应"退位",根本不存在开除的问题。秦老师当天就去了丈夫的部队,听说后来她还是当了教师。可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她。
  许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秦老师今在何方,知不知道她的学生还在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