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头一回写信




  我喜欢写信,想来恐怕是因为头一回写信给我的乐趣太大了吧。

  那是小学二年级的事。寒假结束刚去学校报了名,父亲接到通知,命他去一个乡村帮助工作,为期三个月。那时的人是坚决"党叫干啥就干啥"的,为了工作,父亲只得把我送到母亲那儿去。

  母亲在大侣孙家教书。新的环境让我觉得新鲜异常,加上我是老师的孩子,在学校里倍受"宠爱",我开心极了。可是,开课了,我却没有教材簿本。当时,什么都讲究计划,新课本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的"萝卜"在城北小学。没奈何,母亲说,星期天她回城去找我的原班主任王老师。

  不曾想,几天后,我收到了王老师寄来的一包书,自然是新课本新簿子了。吃尽了与同桌合用一书苦头的我,高兴得要命,满校园地跑,见人就说:我有书了,是王老师寄来的。
  晚上,母亲问我,王老师好不好?当然好啦,我说。母亲又说,要不要告诉王老师你收到书了?我想了想,要啊,我给王老师写封信!

  可我从没写过信,甚至几乎还没看见过信。母亲自然知道了。她取出一封父亲写来的信,照着上面的格式,跟我讲了一遍。最后母亲又说,你怎么想就怎么写,不用怕,先打个草稿,妈妈帮你改。

  想想容易做做难,折腾了足足有两个钟头,我好歹完成了。许多年过去了,说不出当时我写了些什么,只清楚地记得,我在信里用了七个"高兴"。可这到底是我的"开山之作"啊。

  很快收到了王老师的回信。很显然,王老师的"高兴",与我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王老师告诉我,他还是头一回收到学生的信。据说那天上课时,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人头像,对同学们说,这是你们的梅芷同学。然后,王老师当堂宣读了我的那封信。

  孙家村离城太远了,那时又没有汽车,回一趟家,要步行18里路。这样,半年后,我又回了城。却不料,再次去报名时,教导处说什么也不同意了。理由很简单,学校不是旅馆,想出就出想进就进。任凭父亲说破嘴皮,教导主任横竖不松口。
  王老师闻讯过来,二话没说,拉着我就去找校长。我听不太明白他们讲的话,但有一句我听清了。王老师说,他就是给我写信的梅芷!
  我又坐到了思念已久的同学们中间。大家拥了过来,争着对我说,他们写过一篇《我的同学梅芷》,这是王老师头一回布置他们写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