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七巧节的星夜





  那一年夏夜纳凉时,我们总缠着水姨一遍遍讲牛郎织女,百听不厌。水姨说,要是有一个葡萄架就好了,七月初七那天晚上,我们可以躲在下面偷听牛郎织女说话。菡菡听了,朝我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几天后,水姨又讲开了白蛇娘娘,我立马就将牛郎织女丢在了脑后。可菡菡比我有"长性",她常常把水姨的话头拉回去。在我沉湎于白蛇娘娘的凄婉悲切之中时,她会冷不丁地问,哪一颗是织女星,哪一颗是牛郎星?菡菡还无数次问我,哪一天七月初七?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提醒我。

  其实,压根儿用不着我提醒她——我早把那件事给忘光了——那天下午,菡菡对我说,我们今天晚上去听牛郎织女说悄悄话好不好?我看看菡菡,一口气地问她,今天?今天就是七月初七?上哪儿去听?你有葡萄架吗?菡菡说。这你不用管,你就说去是不去?凭心说,我是不相信真有牛郎织女的,我知道那纯系神话传说,但我还是连忙说,去,当然去。可是,去哪儿呢?菡菡还是要卖关子,她抿嘴一笑,晚饭后我来叫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菡菡一直到路上才告诉我,她表姨妈住在老鹰山脚,那里有一个葡萄架。前些天,表姨妈还叫她去吃葡萄呢。菡菡说,她已经同表姨妈说好了。

  表姨妈家果真有一个葡萄架,朦胧的夜色中,依稀可以看到浓密的藤叶间挂着累累果实。表姨妈和两个与菡菡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正坐在葡萄架旁。看见我们过去,她们笑吟吟地迎了出来。我不由得有些怯了,一声也不敢吭,站在那里只顾心不在焉地朝着葡萄架看。表姨妈热情地招呼着,过来呀过来呀。菡菡横了我一眼,拉拉我的手。我只好走近前去,却见一张小桌子上放着一只碗,里面有大半碗的清水。一个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枚缝衣针对菡菡说,来,你也来试试,看是个什么。菡菡也不推辞,接过针,小小心心地将其浮在碗里的水面上。只听得那女孩子欣喜地喊道,啊,是一支笔,菡菡,你真行,往后准是个女才子,我听妈妈说的。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针在水底的影子真像一支笔。那女孩子回头对我说,你也来试试?我连忙往后躲,我听母亲说起过这游戏,可这是女孩儿在七巧节玩的,我凑什么热闹。

  接下去是一边吃葡萄一边说牛郎织女,不过这回是三个女孩七嘴八舌地在争,好像在辩谁的版本正宗。我没有兴趣,坐在那里呆呆地看天上的星星。我以前从来不曾认真地望过星空。我似乎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星星有这么漂亮。我看到浅浅的银河了,我找到织女星和牵牛星了。我觉得他们俩并不太远。我又想起了有关他们的千古佳话,慢慢的有些感动起来……
  我不知道女孩子们是什么时候结束她们的讨论的。直到菡菡推了我一下,我才从星河的无限遐想中回过神来。菡菡说,我们该走了。
  同菡菡一起缓缓地走在星光映照的小路上,感觉特好。但我心里却十分的疑惑,我们不是来听牛郎织女说话的吗,难道菡菡忘了?菡菡卟嗤一笑,你还真信啊!
  菡菡站定了,轻轻地说,我只问你,你会不会记着今天这个七巧节?要是以后经常上这儿来走走多好,你愿不愿意?不用去表姨妈家,就这里……你看,星星多亮!
  我没有抬头看星星,只望着菡菡的清眸中晶莹的光,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