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那一个秋夜




  头一回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15岁。
  书是向菡菡借的。我只读了三天就跑去归还。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窗外寒蛩唧唧,凉意袭人,我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可名状的温馨。

  菡菡顺手掀动书页,刚巧翻到冬妮亚躲在树后偷看保尔钓鱼的插图。"你看,她像不像你?"我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指,许是太急了些,指尖触到了她的手背,心中倏然一惊,疾忙缩回,脸红了。菡菡与我从小青梅竹马,向来不避嫌隙,今天怎么了?
  我偷觑了一眼菡菡,她低垂眼帘,闪动着扇形长睫毛问:"哪里呢?我怎么会像她?"

  定定心神,我凑过去小心翼翼地点着冬妮亚,那大眼睛小鼻子,还有漾着淘气笑意的嘴角,像透了菡菡。我想,倘若菡菡也换上"有蓝条的白色水手服",就几可乱真了。

  现在想来,我们当初只把这书当"言情小说"看了。我们都还是头一回接触到有爱情描写的书。菡菡小我一岁,却比我大胆。她主动把话题引到保尔与冬妮亚的"爱情"上。菡菡显然对冬妮亚十分不满,她认为,不管是开初的相爱还是后来的分手,冬妮亚都只是出于贵小姐的虚荣。我则恰恰相反。保尔自己说过,他"一生中犯过不少大大小小的错误",我以为,其中最不可饶恕的过错便是他对冬妮亚的"负心"。冬妮亚也有弱点,但那是白璧微瑕。作为共产主义战士的保尔尚且有错,何况于她?我一厢情愿地认定,要是保尔抛开幼稚的偏激与傲慢的虚荣,像当初冬妮亚救他那样真心帮她,她肯定也可以成为坚定的布尔什维克……

  菡菡似乎无意与我争执。她突然问我:"如果我是冬妮亚,你会不会帮我?"从她的眸子里,我读出了另一层意思,不由得又心猿意马起来。我没有回答,只傻傻一笑。

  我那时的腿已有些异样,但还没料到会终身与轮椅为伴。然而,鬼使神差的,心下蓦然生出惶恐,抬杠似地问:"要是有一天我也瘫痪了,菡菡,你……"

  "不会的!"菡菡仿佛一惊。她迅速瞥了一眼我的膝盖,忘情地一把捂住我的嘴。我有些欣慰,轻轻拉下她凉凉的小手,摩挲着说:"开玩笑么。"
  菡菡含泪扬起微红的脸:"不会的,就算万一……我也决不会像冬妮亚那样。"
  我很想问:"哪样?"可我没问。一直没问……
  如今,菡菡已久疏音问。然而,因了自己的经历算是读懂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我,却怎么也忘不了当初我们什么都不懂时说过的话,忘不了那一个秋夜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