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明明白白我的心




  从信封里取出贺卡展开,啊哈,还真是心有灵犀呐!今天是一苇和我共同的生日,给她的贺卡里,我抄上了莎士比亚第29首十四行诗,不曾想她给我的贺卡里竟也有这首诗。

  都说同生日的人往往有许多相似之处,比方一苇和我,都喜欢莎翁的十四行诗。还在未曾相识之前,我俩各自都买过这本诗集,只是译者不同。我的为屠岸所译,她那本是梁宗岱的。前几天,我俩互换了,不约而同地在扉页上写下这样的话:属于我的也属于你。
  我最喜欢的是这第29首,她说她也是。她说,她会在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将屠岸的这首译诗抄还给我,我说我也会……

  在音乐卡《生日歌》的"伴奏"下,我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我一旦失去幸福,又遭人白眼……但在这几乎是看轻了自己的思想里,我偶然想到了你呵——"忽而我发现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只有十二行,最后两句她没抄。
  为什么?就因为那里面有一个"爱"字吗?该不是她想以此向我婉转地表白——她与我之间仅仅是友谊,我万万不可自作多情?
  百思不得其解,又越思越觉不安。
  心下正惴惴然嘀咕着,一苇却来了。一盒大蛋糕,一束红红黄黄的玫瑰花,还有那神情那笑意,一如往常般清丽纯净。
  我到底放心不下,互致HAPPY后,便迫不及待地取出贺卡问她:"你看看,你写错了什么?"
  "没有啊,"一苇认真地看着,一脸的无辜,一会儿又笑了,"是不是最后两句?"
  我的心一沉:"你——你是故意的?为什么?"
  "不是你说的吗?那天你自己说的,最后两句不用抄。"
  老天!我说什么了?
  半晌,我才想起,忍不住大叫:"你呀你呀,听错了,我是说……"

  屠岸的译本每首诗下都有一个"题解"。第29首的"题解"是这样的:"正在怨天尤人之际,诗人忽而想到了他所爱的,他就一切都满足了,像云雀般唱起欢乐之歌来。"
  那天我确实说过"最后两句不用抄",可我是指这个"题解"呀。
  一苇乐了,一边切蛋糕,一边笑着说:"其实,藏在心底的才是最深的,一切尽在无言中嘛。"
  "可是,你知道我……"

  "好,那就'明明白白我的心'吧。"说着,她把一块蛋糕递给我,之后,蹲下身,伏在我僵硬的膝头,和着叮叮咚咚的乐曲一笔一划写将起来:"我记着你的甜爱,就是珍宝,教我不屑把处境跟帝王对调。"
  最后,一苇捉住我的手,咬了一口蛋糕,灿然一咧嘴:"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