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有些话……




  有些话说出来就是祸。玉影却偏偏不信。

  因为组织系里的读书活动,玉影认识了纪。频繁的接触,使玉影心里相见恨晚的感觉迅速膨胀为一种前所未有的爱恋。玉影也想过,一个大四生极可能早已有了女友,可等到有一天在餐厅真的看见纪同一位女孩一起吃饭时,她的心还是掉进了冰窖。她很快了解到,那女孩与纪自中学起就是同学,他们相约着考大学,如愿以偿地进了同一个班级。玉影知道自己不必再打听了,她几乎彻底绝望。

  绝望不等于寂灭。表面的平静掩饰住了满腹的焦虑,却阻止不了内心深处爱意的疯长。玉影知道纪于一切浑然不觉,她因此感到委屈。她极希望向纪表白。她说她必须抛弃女孩子一贯的矜持与自尊。
  我劝玉影面对现实,把爱意深藏或许更美一些。玉影不同意。她说她无意破坏什么,更不想挽回什么,她只希望让纪明白,有一颗心在为你跳动!

  明白了又怎么样?我深深叹了口气。比方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感情动物,我也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一个女孩;但是,我可以开口吗?我明明知道,我是一个轮椅人,可以做梦,却切不可企望美梦成真。为避免平添烦恼,最好保持缄默。
  不,你也应该有权利开口的,玉影看着我认真地说,假如你爱的是我,我会把你跟任何一个"追"我的男孩同等对待的。
  我仿佛没能说服玉影。然而,我隐隐觉得,冷不防的,我倒是被她击中了。
  不过,玉影最终没有"开口",直至纪与女友双双毕业离校。这是后话。
  玉影的话触动了我的"情弦"。我想到了蓝月,数年如一日关爱着我的一个女孩,我一直一直爱着她,只是……
  我写了一篇《残缺的爱》,一气呵成。从不敢说的话儿,一泻无余。

  《残缺的爱》很快见了报。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我的那些女孩子朋友们反应之激烈依然出我意料。几乎是众口一词——文章是感人的,但她们不喜欢!她们心目中,我永远,也只能是一位兄长……
   有人则对《残缺的爱》中的"你"颇感兴趣,问我时,我凄然一笑——无可奉告。
  显然,我给自己的形象抹了黑,也亵渎了她们与我的纯真友情。
  唯蓝月始终默默,待我一如以往,多少给了我些许安慰。

  踌躇之间,我把《残缺的爱》寄去给了玉影,并附一纸短笺。我告诉她,我是受她启发才敷衍成文的。我以为玉影会是知音。不曾想,她却从此没了音讯。我实在是不愿相信她也会……
  我很想解释一二,可人与人之间到了该解释的地步,恐怕什么也来不及解释了。
  我只能对自己说,有些话说出来真的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