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赚"了一个朋友





  据说,坐轮椅的残疾人十有八九自学过英语,我想这话不错,至少我就是一个。学了十几年英语,在报刊上发了几篇译作,居然就来了不少"慕名求教"者。我生性好友,自然乐意结交同好。只可惜这些"学生"成了朋友之后,却一个个全忘了自己的"初衷",能将英语学习坚持下去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有一天,同也曾信誓旦旦要学英语的绒绒谈起此事,我对因自己的无能而辜负大家的信赖深表歉疚。

  "都是我们自己不好,怎么能怪你呢?"绒绒叹了口气,旋即又顽皮地笑了,"不过,也怪你待我们太好,以至大家到了这里全无约束。为人师表,怎么可以像你这样没有威严呢?再说,谁叫你不收费的,要不然,冲着那学费,我们也得坚持到底。不信你试试。"
  "让我向你们收费?那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不收费不仅没法体现知识的价值,别人还会怀疑你的能耐。一分价钱一分货么。你要做好事,最好到3月5日那天去干一次性的。懂不懂?"
  经她这么一开导,我若有所悟。

  不几天,又来了一位慕名者。她叫一苇,很秀气很书卷气的一个女孩。我问了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发觉她的基础很不错;问到学习目标,说是为了译文;再问是否参加过函授之类,答曰参加过,学费二百,但收效不大。于是我说,我也收二百,半年后见分晓,保证她能译一般的短文,否则退款。一问一答,言简意赅,二百元钱,当场兑现,当场开课。以后,每周三次,每次两小时,雷打不动,从难从严。
  很快的,半年工夫一晃而过。
  那天,我取出一部新买的《英汉大词典》,命一苇在我眼皮底下将一篇题为《How Love Came Back》的英语小小说译成中文。
  两个多小时后,一苇深深舒了口气交卷了。我读了一遍,又取出参考译文叫她自己复校。又过了十几分钟,她笑了,也流泪了。
  我也笑了,也流了泪。
  一苇抚弄着桌上的词典,仿佛是无意地去翻看定价:"哇,100多块,这么贵!"
  "你会去买吗?"我问。
  她想了想,又点点头:"太贵了,可有用……"
  "这部就是你的,"我又将另外几本书推到她面前,"还有这些。"
  "为什么?"她显然吃了一惊,不信任似地瞪着我,"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当初收二百元"学费",无非是一种"心理策略";今天"送"词典给她,则是我的"为人之道",都是极简单的道理。
  一苇的夙愿了了,而我又"赚"了一个难得的好朋友,这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