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无法证实的爱





  其实,我们那会儿也有似是而非的"早恋",无非没今天的少男少女这般公开大胆罢了。那时的老师警惕性特高,偶尔哼上一句"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也会被骂得半死。不过,偷偷相约着去看场电影之类的事还是有的。
   那是初三时一个周末的傍晚,L与S邀我去看电影。我正无所事事着,连片名都没问便欣然同往,到了影院才知正是《冰山上的来客》。

   在售票窗口我们遇上了Y与Z。看见我们,这两个女生似乎没有丝毫惊讶,这不由我不多心起来。班上的流行说法,Y跟L,Z跟S正巧各为"一对儿",莫非他们早已是"人约黄昏后"了?一时间,我为自己的尴尬身份愤愤不平起来。这算什么——"电灯泡"?

   入座后,我冷眼旁观,倒要看看他们如何排列组合。然而,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心照不宣。双双对对地安顿好了,他们开始有说有笑,压根儿忘了还有个我在。我只好无奈何兮兮地叹了一口气,正要坐下,却发现身边还有个手足无措的女孩,那表情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她也是可怜的"电灯泡"!后来知道,她叫茗儿,是Z的邻居,比我小两岁。不知是由于同样的"命运",还是别有缘故,茗儿和我很快熟识了。

   散场出来,心中的愤懑早已烟飞灰灭。他们两对谈笑风生,我们同样也是,而且仿佛更轻松自如,也更愉快开心。我忽而觉得,我这两对同学的交往是很正常很合情合理也是无可厚非的,心里甚至替他们为那种"流行说法"抱屈起来。难道男女生之间就不允许有比较接近的交往和纯真的友爱吗?

   彼此道别时,似乎很平常。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只觉得自己对茗儿已是依依难舍,时不时看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们两对儿最迟后天就可相见,而我还会有与茗儿再聚的机会吗?

   那时还绝对没有"心想事成"的说法,但我还是如愿以偿了。或许是以为我"够哥们",S后来去Z家,几乎每次都约我相陪。于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来二去的,茗儿真的成了我的好朋友。再后来,我们索性撇开他们"私下"往来。渐渐地发现,茗儿与我有不少的共同语言,尤其是都喜欢读书这一点,更把我们拉得很近很近。我们没有再去看过电影,却常常相约着去书店或图书馆。我们一起读书谈理想,一起憧憬未来。
   可惜我们都没有未来,命运终究没能叫我们走到一起。Z和S早已分道扬镳,倒是L跟Y曾经喜结连理,但不久便因为"了解"而视同陌路。
   有人说,唯有茗儿对我的那份纯真依旧如初,无怨而又无悔,深沉却也无奈;倘若我不早早摊上这份残疾,我们定如何如何。可这已是无法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