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因缘,孽缘





  好长时间没有与安琪联系了,乍一听见她电话里的声音,颇有些意外。她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好了,解脱了。"我愣了愣,终于艰难地说:"你,你没怪我吧?"安琪反应极快:"关你什么事?他并不单单针对你。你知道的,不管我跟谁交往,哪怕是女孩子,他也会……"

  安琪常常在别人面前说起我,惹得有些人对我生也了不少误会。两年前,安琪结识那个人后,她听了我的话,一直到他们的关系基本确定了,她才说起她有我这么一个"异性朋友"。这以前,他们之间已吵过几回,但结果都以他的道歉告终。可这一次,或许是安琪把我这个轮椅人说得太好了,那一位极为光火,闹了个天翻地覆。气得安琪当场"出走"。不过,很快的,他们又重归于好。据安琪说,那人很会哄人。在他的再三保证下,安琪只好"算了"。

  那个人看上去非常关心安琪,接送上下班,他风雨无阻;业余时间,几乎是分分秒秒都腻在一起。安琪开头颇为感动,时间一长,不对了,她根本没了自由活动的时间与空间……
  不过,女孩子的事还真的难以说清,闹归闹,吵归吵,他们还是很快结了婚。
  婚后,安琪与我的联系明显少了。我是很知趣的。她有她的难处。我也便从不主动找她。
  有一天,安琪来了个电话,问我一个竞赛方面的问题。但没等我听完她的叙述,电话突然断了。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下黯然,更多的却是为她担忧。
  几天后安琪告诉我,那天他们又大吵了一场。听着安琪电话那头的哭泣,我无话可说。

  安琪从此断了音讯。直到半年前的一天,已是晚上十点多,一位朋友来电话告诉我,安琪出事了!我吓了一跳,忙问其故。这才知道,安琪被她的那个丈夫打伤了,伤得很重,在医院里住着……据说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天晚上安琪加班,打电话说明时,他并没多说什么。谁知下班回去,却惨遭毒打,无论她如何解释,他也不听不信,一口咬定她是……
  好几位朋友看望安琪回来后,都是流着泪对我诉说安琪是如何伤痕累累的。她们还告诉我,一年前,安琪曾怀过孕,也是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毒打,胎死腹中。
  安琪出院后,经过艰难的抗争,终于摆脱了。她身上的伤痕已经退去,可心之深处的呢?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热泪长流。
  "安琪,我对不起你,"我勉强镇静了下来,"我要说的,并不是由于我的存在使得他……"
  电话那头,安琪在抽泣。她哑着嗓子说:"那你是说……"
  "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劝你的。其实,你跟我说过他许多的不近人情的……而且……"
  "不,不,是我自己的错。我知道你一直持保留态度。只恨我听信了那个算命的……"

  唉,这些年来,追过安琪的人不计其数。可没一个让她看得上眼。她总说她相信缘份。但问她什么是缘份时,她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记得是有一次逛夜市,一个算命的对她说,那年七月份,她会有一段"前世因缘"。也是事有凑巧,那个人"准时"出现了,而且,他的条件与算命人所言大致相符……
  谁曾想,这"前世因缘"竟会变成遗恨终生的一段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