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梦后说梦话





  深夜,不知几点了,电话铃惊醒了我的梦。抓起话筒,我含含糊糊地问:"喂?"抽抽嗒嗒的哭泣让我睡意顿消,也不管是谁,一个劲地问:"怎么啦?"对方仍只是哭,不接茬。
  当然,最后还是弄明白了,是叶儿。她说她做了个梦,是恶梦,可怖极了。

  叶儿说她跟她丈夫林子一起去什么地方,一路起走一路吵。两个人近段时间老是闹,没什么具体原因,就是叶儿觉得林子无能,说自己亏。吵着吵着,背后来了辆汽车。叶儿眼睁睁看着车轮辗过来辗过来,想躲避却迈不开步。这时,只见林子伸手猛的一推,叶儿向外倒去。汽车没压着她的身子,却轧断了她的双腿,鲜血喷泉似的洒向车轮,可觉不出痛。她看见林子大约是使力过度,笨重的躯体居然腾空弹起,炮弹一般射向路边的悬崖。叶儿吓坏了,一骨碌爬起,飞奔着冲上前,声嘶力竭地高喊着"林子",晕了——其实是叶儿被吓醒了。
  我轻笑着,腿都断了,还会"飞奔"?不过,我没作声,叶儿还在啜泣,余惊未定。
  终于,叶儿笑了出来。我问:"林子呢?""出差了。想想真可怕。"她叹息着,"要是真的那样了……"

  接下去,叶儿一忽儿笑一忽儿哭的,诉说着她的"感受"。她说她真的是想明白了,经过这么大的"磨难",她忽然开窍,平平安安最是珍贵。

  叶儿常常怨天怨人,声称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女人。一般情况下,我只听不说。待她说到极不堪时,我只好劝她想想我。我以为,与我这轮椅人比比,她过的绝对是神仙的日子。她当然不服,还说怎么能跟你比?说急了时,她有时会丢下一句,你不懂的,然后拂袖而去。
  于是我想,什么时候让她经历一番"正宗"的苦难,她就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了。尽管,我的这种想法有点那个。
  我希望叶儿是真的"忽然开窍"了。

  与叶儿话别后,我回忆着自己刚才的梦,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只恍惚记得,那是一个美梦,一个好梦。我愿意长梦不醒。梦中的一切,再怎么不济也比现实的要美要好。可是,世上大多数人,活得滋滋润润的,反倒整日价叫苦连天。是该用恶梦提提神。
  我觉得很可笑。怪不得有人说梦是相反的。

  科学是越来越发达了,总有一天,会发达到创造出一种什么机出来。这种什么机可以让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经历灭顶之灾,而后又像倒录像那样倒回到现实中来。这种虚拟的灾祸还必须是不可预设不可预知的,否则会被认为不够刺激。极有可能,这将成为一项最有开发潜力的新颖产业。人类的生活质量越来越高,不知足的心态却也在日益膨胀。做了皇帝想成仙,那就让神仙们尝尝比乞丐还不如的生活与心态吧。
  然而,这什么机不可多使,每个人一辈子规定只可来那么一、二次。要不然,产生了免疫力,就再也无法可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