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朋 友





   "助残日"那天,居委会周主任带着慰问品来看我。当时正好有个女孩子在,我不假思索地指着她向周主任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没想到周主任大为感动,连声称好的好的,一边仔细打量女孩子,一边问她是哪里人……我见状一惊,赶紧解释,是一般朋友,一般朋友……

  无独有偶,前几天我生日,一苇去电台为我点了一首歌。第二天就有位同事问她,梅芷是你朋友?一苇说是啊。那人很讶异的样子,男、男朋友?一苇笑了,什么呀,朋友难道非得是男朋友不成?

  据说,在我们诸暨人的"语言"里,朋友指的就是"对象",普通朋友只能叫"队伙"或"伙队"。闹了几回笑话后,我学乖了,在使用"朋友"这个词时,变得十分小心谨慎。

  可是,我依旧碰上了尴尬。有一天去阿翔那儿,正巧头发长了,便在近旁的一家发廊理发。那女店主很健谈,一说二说就问我是怎么样认识阿翔的。我脱口而出,他女朋友是我的"伙队"。不料女店主说,会有这样的事?

  可见无论是朋友还是"伙队",都不可随便乱称的。只是,我弄不懂了,我周围这么多与我交往既久且深,大多又乐以引我为知己的人,我该如何"定位"呢?

  于是我问一苇,我们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她想也不想就说,兄妹呗。我笑笑,你跟你哥哥是这样无话不说的?这下,她开始认真思考了,但提出了不少的"答案",都不堪一问地被否定了。最后,她说,管它呢,反正就那么回事。但她始终没有提到"朋友"一词。
  细细想想也是,管它呢。但为了方便"解释",总得有个"说法",还是"朋友"吧。

  据说朋友是指有交情的人。交情有深浅之分,朋友也便有了亲疏之别。中国人是很讲究朋友的,甚至有"朋友同手足,妻子如衣服"的说法。自古以来,有的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感人故事。然而,当我回过头来想印照一下我与朋友们的友情时,却发现好像远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觉得我们都不是刻意考虑"仗义疏财"的那一类,事实上,作为一个轮椅人,我何财之有?况且,钱财跟友情能是一路货吗?

  我有一位朋友是经营摩托车的,于是就有另一个朋友找了我,自然是想通过我得些大的优惠。我是不愿意与人打"生意"交道的,但受人之托,碍于情面,少不得去"美言几句"。不曾想后来大为遭怪,原因是那"优惠"根本是"虚头",那一位甚至"建议"我,这种朋友以后不要也罢。我心里老大不悦,我并不以为前一位朋友做错了什么,相反,我觉得后者实在过份。很简单的道理,你不是为了几个钱吗,谈什么朋友之情!

  那么,朋友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也许只是一份牵挂,一种心心相印。我的朋友很多,几十年来,一个个"大"了走了,又会有"新"的进入我的生活,可谓是春去春来,花落花开。但是,即使是那些"远"了的朋友,他们也不会彻底消失,指不定什么时候会来一个"突然袭击"。我常常可以接到叫我猜猜她是谁的电话,要是我"碰巧"听错了,对方一定会很伤心地怪我忘了旧友,其实哪能呢。
  于是我想,朋友是一种念旧的对象。哪一个人能时刻让你挂在心上,从来也不用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便是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