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见到我桌上的《美学百科全书》,茹夸张地"哇"了一声,随即扬起美目说:送给我好不好?
  不好!我半开玩笑地哄她。君子不掠人所美,况且,这是人家送我的,岂有再转送与你之理。
  茹撅了嘴,说你反正是"美盲",这么好的书,与其搁在这里白糟蹋,不如送我物尽其用。我笑笑摇摇头。

  茹突然诡谲一笑,稀罕!你不肯,自有人会送。她不无得意地说,有个叫渊的男孩正紧紧追我呢。知道昨天是我生日,他买了一座音乐珍珠塔送我。渊是百依百顺的,要一本书,只需暗示一下就行,他巴不得呢。

  原来是恋爱了,我说。可茹却又坚决不承认。她只是说,昨天渊倒是写了封情书,热烈痴情的言辞,丝毫没能打动茹的芳心。据说是渊长得不够帅,达不到茹的标准。今天茹来找我,正是要我帮她出出主意,怎样写一封委婉的信。我说,这种事何必委婉,直截了当一个字:NO!有的女孩子总是怕伤害对方,推一把拉一把的——但是、不过、然而……一大堆,结果误导了对方,到头来反而更加伤害人家,也让自己陷入窘境。
  茹说,可我实在不想失去这么一位朋友啊。
  只是,到了这一步,想退而求其次,根本不可能的。我问,为什么呢?难道他这么值得……

  那当然,茹眨眨美丽的凤眼说,你不知道,渊是单位里的小车司机。他答应过我,随时都可以陪我兜风,还可以送我去野外写生;再说,他家很款的,出手大方得令你难以想象。
  原来是这样。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认识茹许多年了,一直以为她是个纯而又纯的女孩。没想到读了几年美专回来,美丽依旧,只是,美丽得叫我感到陌生。
  你会付出代价的,我终于说,我劝你……
  哼,我会吗?茹一扬眉梢说,他倒是想的,昨天在车上居然想动手动脚;可我只一沉脸,就把他给唬住了。哈哈,本小姐这叫玉不沾尘……
  我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便没有再开口,直到她飘然离去。
  我只能对着《美学百科全书》发愣。这书其实是我打算送给茹的生日礼物。现在,唉,留着自己"美"吧。